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土法造大明在线阅读 - 第57章 这到底是谁的儿子啊?

第57章 这到底是谁的儿子啊?

        “啪——”

        太上皇帝朱祁钰一拍桌子站起来,很是义愤填膺的骂道:“那个畜生怎么敢?那是朕儿子的钱,他怎么就敢这么贪墨?”

        “一百万两啊,他怎么就敢狮子大张口?”

        “闭嘴!”

        孙太后的脸色虽然难看,但好歹还保留着一丝理智,虽然她也是有些眼羡一百万两白银,甚至她心中都在想如果有这个钱,自己儿子复辟应该更容易成功一些,但终究她知道,拿不到手的钱财只是个空。

        “深哥儿不必介怀,你叔叔毕竟是皇帝,国家很多事都需要他劳心劳力,就算是他要了你的这个钱,也是要输入国库的!”

        孙太后这话一出,朱见深就知道,景泰帝朱祁钰的那钱算是白坑自己了。

        孙太后再说没啥干涉朝政的权力,可是通过下人们传个话,找几个朝廷重臣说两句话,把这个钱冲入国库的能力还是有的。

        毕竟,削弱敌人就是壮大自己。

        政敌恰恰是最大的敌人。

        “深哥儿,你看你最近也挺忙的,小小年纪,就要为了这个家张罗,哀家也是于心不忍,这样吧,那钱呢哀家不能同意你说的那样……”

        “母后……”太上皇帝朱祁镇有点震惊了,急忙转头看向孙太后,很是不解。

        四十万两呢,能干多少事了啊!

        不说别的,就说这皇宫里的太监,自己能买通多少人?

        母后难道老糊涂了?

        孙太后狠狠的瞪了一眼自己的儿子,然后继续笑着说道:“不如这样吧,深哥儿,事也是你办的,哀家也就是擎等着,这要是真全拿走,于心不忍,这样你看如何,这钱呢,你给哀家三十六万两,六六大顺嘛,剩下的都给你,如何……”

        朱见深一副乖巧的样子,连连点头,“奶奶说什么都行,孙儿无不尊从……”

        “那就好,深哥儿,这天也不早了,你先陪你父皇说说话,让贞儿留下跟哀家去后面拿两件你母后还有周妃做的衣服,这只有自己家人做的衣服,穿起来才舒服,你说是不是?”孙太后似乎是很平常的说道。

        朱见深和朱祁镇能说什么?

        两人三观都不对付。

        朱祁镇一个劲的问这个玻璃真的这么赚钱?

        朱见深也就是回答也是个心想劲儿,剩下的都是辛苦钱,不过,保证咱们一家老小温饱还是可以的。

        朱祁镇很是可惜,这玩意儿要是每年都能收割一波多好啊,便提议为什么这个经销商的资格不能每年拍卖一回?

        朱见深用看白痴的眼光看着自己茶杯里的茶,似乎有点凉了,喝了会不会拉肚子啊?

        至于孙太后叫走万贞儿是为了给自己送衣服?

        笑话,东宫皇太子殿下还缺衣服?

        你还真以为东宫是原来的南宫啊!

        不久之后,万贞儿提着一些衣服走了回来,然后跟着朱见深乖巧的走出了慈宁宫。

        “小郎,太后果然问我这个钱的事了……”

        “哦,你怎么说的?”

        “当然是按照小郎说的两百一十三万六千两说啦!”

        “大姐,你真好……”

        “我不对小郎好,还能对谁好呢……”

        两人你侬我侬的走在夕阳的紫禁城宫道之中,火红的晚霞撒在万贞儿的身上犹如一身的凤冠霞帔,让朱见深这个心理年龄早就成熟的小男人心中不由的纠结——

        要不要尝试一下其他的办法啊?

        毕竟,我还有手,可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我也有嘴,可以口啜莲花嘛……

        嗯?

        斜眼看了看一脸温柔贤淑的万贞儿,朱见深忽然就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太那个啥了?

        看来只能等日后再说了!

        朱见深走出的时候,太上皇帝朱祁镇就急急忙忙就后面找自己妈了。望着坐在锦榻上的孙太后,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一些列的银票,眼切的走上去,很是欢喜的说道:“母后,真没想到深哥儿竟然有此本事呢,刚才为什么要三十六万,那四万两给他一个孩子,他能做什么啊,还不是花天酒地的花了……”

        “你懂什么!”

        孙太后忽然脸色有点生气的说道:“深哥儿是你儿子,这一点到什么时候都改变不了,可是你没发现这孩子从小就跟人疏离了些,哀家做的这些,无非就是用亲情来拴住他,再说了,这钱是人家挣得,你一点不留,你好意思啊!”

        “呃……”

        太上皇帝朱祁镇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然后才说道:“再怎么说,这个小兔崽子也得认朕是他爹,难道还能认前面那个目无尊长谋朝篡位的畜生?”

        “可人家现在是皇帝,深哥儿的太子也是人家册封的,你呢……”

        孙太后一点不留情面的说道:“你真觉得这天下是你一句话就能复辟的?你是先帝的嫡长子这不假,可现在是朱祁钰当皇帝!”

        “哪个人当了皇帝还能心甘情愿的让出来?”

        太上皇帝朱祁镇有点不服气的说道:“可他朱祁钰没儿子,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听到这里,孙太后忽然狠狠的瞪了一眼太上皇帝朱祁镇,认真的说道:“记住喽,哀家只说一次,这句话是你最后一次说,从今天起,皇帝他是不是能生孩子,谁给他生,生男还是生女,你都不清楚,明白吗?”

        太上皇朱祁镇也觉得自己似乎是有些孟浪了,有些唯唯诺诺的应道:“好的,母后,朕知道了,朕以后一定守口如瓶!”

        孙太后这才慢慢的把桌子上的银票拿起来,缓缓的说道:“这四十六万两白银说少不少,说多也不多,怎么用,咱们娘俩还得好好的合计合计,你回去之后对钱氏和周氏好一点,你没发现,深哥儿对钱氏还是有点感情的……”

        “好的,母后,朕知道了……”

        眼巴巴的看着那些银票被孙太后存下来,太上皇朱祁镇很是没趣的回到了自己住的小院,可心中却越想越觉得难受。

        朕的儿子啊,那赚了钱,咋就没有朕的事了呢?

        朕想插手都插不上。

        这特么的去哪里说理啊!

        这到底是谁的儿子啊?

        不行,朕还得找点机会,自己弄点钱,还是自己手里有钱,心头才不慌,赏赐个人,拉拢个朝臣也能方便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