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土法造大明在线阅读 - 第45章 于谦不捧?

第45章 于谦不捧?

        “深哥儿——”

        “注意一下言辞!”

        景泰帝朱祁钰见到朱见深越说越没谱不由的出声提醒道,虽然说,眼前这个小孩子竟然敢大言不惭的骂那些御史“懂个锤子”,言辞的确不咋地,但是,感觉好爽啊。

        让你们一个个的整天自命不凡!

        让你们一个个的整天清高孤傲!

        让你们一个个的整天想骂谁就骂谁,连朕都不给好脸!

        朱见深很是不满的说道:“皇叔,要说别的,孤认了,可是他们竟然敢说孤与民争利,这孤可就忍不了了!”

        “孤就是要让他们说说孤争谁的利了!”

        “皇叔,孤提议,这些未来国之栋梁的御史们说出一个名字,您就让厂卫去逮捕一个,说一个逮捕一个,诏狱里空荡荡的,不好!”

        作为第一个站出来的杨瑄猛然的抬起头,看向朱见深,大声的说道:“陛下,臣都察院监察御史杨瑄弹劾太子罪名再加一条,滥用厂卫,打击迫害……”

        “呵呵……”

        朱见深忽然笑起来,朗声说道:“怕是杨御史到现在还没搞清楚什么是民吧?孤问你,孤说烧制出来的东西是什么?”

        杨瑄虽然说看不上朱见深,但还不至于昧着良心说话,梗着脖子说道:“自然是琉璃!不是琉璃难道还是硝子不成?”

        朱见深虽然不知道对方说的硝子是个什么玩意儿,但是他也只是要对方承认自己烧制的是琉璃便成,于是缓缓的说道:“请问杨御史,用得上琉璃的民你给孤找几个我看看!”

        真以为现在是大明后面一百年啊,现在的豪绅们还没有猖狂到敢抗税的地步,国家的法律还是很有威严,比如这个琉璃,按照规定,一般人家你是不允许使用的,敢于使用的便是逾制,砍头杀人都是小事!

        杨瑄也是明白这个,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朱见深微微的一笑,很是得意的看着下面都不说话的御史们,轻轻的说道:“还有谁?”

        一时间,犹如当头棒喝。

        “臣兵部郎中陈汝言上书,太子殿下年岁有效,宜学断字,岂能行工匠之事,伦理纲常,士农工商,恐有违皇明祖训……”

        一个精瘦的中年官吏站出来,仰着头,望向朱见深,一字一顿的说道,声音清晰。

        对于这个家伙说啥,朱见深是没有注意,他所关注的只有一个,对方是兵部的人!

        兵部是于谦于少保的尚书!

        这是啥意思?于谦不捧自己这个大太子了?

        朱见深缓缓的把目光转向于谦,深深的看着这个装睡的人,不由的叹了一口气,这是要走向对手么?

        当初自己还想着能蹭个于少保学生的名声,现在看来,似乎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想到这里,朱见深深深的对着景泰帝朱祁钰一鞠躬,略带哭声的说道:“皇叔,我就想烧制点佛宝为太后她老人家祈福,既然如此,那我这就回去拆了,只是皇叔您为太后尽孝的那钱我是不能还您了……”

        呃——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现在就哭了?

        你拆?

        你拆你就拆啊,你说个锤子的太后啊!

        还有景泰帝的钱不能还了,陛下也有参股?不是说你骗的钱财么?

        朝堂上的人都有些愣住了,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毕竟,你风闻奏事可以,但是你们没啥正当理由,还把太子的孝心给打击了,这事,就有点尴尬了。

        太子和陛下为太后烧制点礼佛的宝贝,这事咋了?

        杨瑄和旁边的那些御史一个个的都面面相觑的看向一个绿袍的官员,但那人丝毫不为所动,只是静静的站着。

        景泰帝这个时候缓缓的站起来,轻声的说道:“我皇明以孝立国,深哥儿这事做的是有些鲁莽,但终究心是好的,商爱卿,你是左春坊大学士,对于太子的学业,还要多废废心啊……”

        景泰帝是走了,可是朱见深却是不想就此别过!

        凭啥啊!

        迈着自己的小短腿,很快的跑到杨瑄等人的面前,叉着腰指着他们说道,“你们弹劾孤可以,但是,你们得有真凭实据吧,说孤与民争利的,这个就不说了,但是谁说孤骗至亲的钱财来?”

        “来来来,你来,你告诉孤,这个事怎么聊?”

        “话说大明律中有私窃取为财,乃是盗,这个你们说我是盗,这应该是诬告吧?诬告反坐啊……”

        朱见深的眼光盯着的是樊英,刚才就是他说自己不孝,就差点说自己是诈骗了,但是现在有景泰帝背书的自己尽孝心,哼哼,你倒是给我再嚣张啊!

        一众御史脸色铁青,相互看着,却还都要点脸,没有狡辩。

        前面的诸位大佬似乎是感觉到了后面的变化,看到这朱见深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阻挡着都察院众位御史的路,也是微微一皱眉,没有说什么,却不成想于谦大步的回来,站在朱见深的面前,沉声说道:“身为太子,当庭堵道,成何体统?”

        朱见深直到跟这位是不可能达成默契了,索性很是潇洒的说道,“躬身为臣,一派胡言,谈何做官?”

        反正自己年岁小,不怕。

        就算是真顶撞了于谦,凭于谦的性格反正也不会咋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