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土法造大明在线阅读 - 第37章 父慈子孝神仙局

第37章 父慈子孝神仙局

        孙太后的这一番心疼自己孙子的行为,连消带打顺便就把朱见深给拉起来了。

        当然朱见深也不是那死心眼,虽然说倒是没啥忌讳跪不跪的,但是能不跪,为啥还要跪,自己又不是华清俩大学的高材生,当然只能是眯眯眼的装作一副乖孙子的样子,讨好着孙太后。

        孙太后当然不相信自己才十岁的孙子,生长在深宫妇人之手,尤其是这个妇人还是挑选的,这样子会演戏?

        所以只能说明一点,自己家的亲孙子就是血脉相传,打断骨头连着筋,血浓于水。

        比起景泰帝这个儿子,其实只不过是吴妃那个小贱人的种,哪有自己的儿子朱祁镇这般的亲近?

        越是这么想,越是重新坚定了孙太后要换掉景泰帝的心思!

        一边安抚着自己的亲孙子,孙太后一边转头看向正在有些尴尬喝茶的亲儿子,很是没好气的说道:“你说你骂深哥儿做甚,他这来给你请个安,有错啊?”

        “你们爷俩才是血亲,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这年头大家还是挺看重血亲的,也提倡亲亲相隐,嗯,国家法律保护的,反倒是你要揭发自己的亲人,这是天理不容的,即便是谋反之类的大罪,身为儿子的去揭发检举,基本上你会有奖赏,但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所以,咱们的太上皇帝朱祁镇一想也是,这是我亲儿子啊!那个篡位的畜生就算是再当皇帝,再立他当太子,那不还是我亲儿子么?

        他跟我近啊。

        就算是老子,呃,就算是朕这一辈子都再也登不上皇位,复辟当不了皇帝,那自己儿子登基之后,那自己是他亲爹,他还能记朕的不好?

        那不是老子想让人怎么记载那个篡位的畜生,那就咋记载?

        嗯!

        “深哥儿啊,你这次来找朕有何事啊……”

        年轻的太上皇帝朱祁镇当他需要展现风度的时候,别说还真是有样,至少现在很像是一个慈祥的父亲。

        朱见深低声的说道:“孩儿知道,奶奶喜佛,所以打算找能工巧匠给奶奶打造一些透明琉璃的佛像,琉璃塔,琉璃瓶什么的,供奉在寺庙之中,为奶奶、父皇和母后等人祈福……”

        “嗯。”

        太上皇帝朱祁镇点点头,孩子有这孝心,挺好!

        孙太后更是心里高兴,她喜欢这孩子喊自己奶奶,就像是平常人家里亲孙子那种亲昵,这让历经几朝后宫各种冷暖的孙太后感到了一丝丝的温暖。

        这个孩子,心眼儿不错!

        “那就去做啊,你找朕做什么?”

        面对着朱祁镇这种不知道阿堵物为何物的“圣明天子”,朱见深只要哭丧着脸说道:“可是孩儿没钱,这琉璃本身就是佛家七宝之一,而这个透明的琉璃更是其中的极品,具有佛家琉璃悟色身无染,观空事不生的特性,更是其中最高级别的宝贝……”

        太上皇帝朱祁镇微微皱起眉,看了一眼孙太后,然后试探的问道:“你怎么不去找篡位的那个……你那皇叔啊,这点小事……”

        朱见深犹如不好意思的说道:“孩儿跟皇叔不熟,再说了,孩儿要真去了,他又会说孩子不务正业,整天就知道浪费国孥……”

        “孩儿就是想自己做个玩意儿,敬献给奶奶,找父皇借点银两,真没想惊动奶奶的……”

        说这话的时候,朱见深还装出怯生生的模样,看向孙太后。

        这小模样,可怜兮兮的,让孙太后一下子心就软了。

        还是自己家的孩子最贴心的,知道疼哀家啊。

        “那深哥儿啊,你这需要多少银两啊,要是你父皇不出,哀家给你出了……”

        孙太后大手一伸,摸着朱见深的小脑袋,那是一阵的亲昵摩挲,就跟是给波斯猫挠痒痒似得。毕竟孙太后也五十左右的年纪,保养得当,倒也是一副好样貌。

        按理说这本应该是很享受的过程,可是朱见深很反感这种动作,他真想说——我跟你不熟,请自重。

        但是想想,为了钱,他忍了!

        这是他大业的基石啊,是他腾飞的启动资金啊……

        想想其实也没啥,不也没有多大的损失嘛。

        “那工匠是孩子专门从琉璃厂请来的大工,技术那是没的说,他说全部算下要三四千两就差不多够了!”

        三四千两?

        太上皇帝朱祁镇倒抽一口冷气,立马就不说话了!

        毕竟,他只是太上皇帝,不是皇帝。要说放在十年前,他在被俘之前,还不知道这个钱代表什么,但现在,被囚禁在南宫这几年,虽然待遇还不错,可实际上,真接触到钱的,还真不多。

        再说了,当年他被俘虏,也先在大同府狮子大开口要赎金,通才一万五千两而已!

        正所谓人穷志短马瘦毛长,他朱祁镇就算是再觉得自己高贵,可自己兜里有多少钱,他心里还是有点数的,又不是真的“何不食肉糜”的白痴。

        孙太后倒只是一愣,然后就轻轻地说道:“深哥儿,这可不是小数目,你确定那人没骗你?”

        朱见深却是小大人一般的,一拍胸脯说道:“奶奶的意思,孙儿懂,我已经把那工匠给带到南宫了,南宫地方大,到时候就让他在孙儿眼皮子底下做,一应采买,都让宫里的太监去,说不定还能便宜一些……”

        “嗯,这个办法倒是好!”

        孙太后点点头,这才对着旁边的万贞儿说道,“你去找人,支应四千两,深哥儿不懂事,你就多帮衬着,替他管好这个钱,听到没有?”

        万贞儿正目瞪口呆呢,不是说好的两千两么?怎么转头就变四千两了?但还是急忙应到,赶紧走向慈宁宫孙太后的寝宫。

        三人又其乐融融的聊了许久,直到万贞儿回来,孙太后才借口自己乏了,让朱见深和万贞儿退下。

        地安门都没有关上,太上皇帝朱祁镇就急忙问道:“母后,这钱可不是小数,你怎么就给了,他还是个孩子,懂什么啊……”

        的确,即便是孙太后能拿出来,这也不是一个小数!

        孙太后却微微的一笑,缓缓的一指奉先殿,轻轻的说道:“看看人家怎么说,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