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土法造大明在线阅读 - 第42章 我师父叫于谦

第42章 我师父叫于谦

        中国古代任何一个朝代,又哪个不以孝治天下!

        呃,对不起,大秦例外!

        反正是从汉开始,儒家确立了自己正统地位之后,大部分的朝代都提倡孝道,嗯,是的,大唐也有这个传统,比如弑父篡位的唐明皇编撰了《孝经》,然后杨玉环就进宫了,这个就是叫专(xiao)业(dao)!

        更别说大明和大清了。

        你要敢说不讲这个,立马就有多少人喷死你!

        你得规矩是个什么规矩,人家的孝可是真孝啊!

        商辂脸色铁青的站起身来,抱拳施礼,一言不发,转身离去。

        朱见深端起已经凉了的茶,一饮而尽,望着商辂的背景,默然不语!

        这事,似乎不是那么简单啊!

        自己被册立第一天,当朝阁老就来警告自己,这事要说没有什么内幕,打死他都不信,再说了,商辂这人更看重的是朝堂的稳定,所以,必然是有人在其中推波助澜,想要不知道谋取什么东西,自己行奇技淫巧商贾之事,只是一个借口而已!

        朱见深不知道的是,当商辂走出东宫不远,便拐到一个清静的茶楼,下面站着俩精壮的家丁看到他之后,便没有阻拦。

        一楼只有两个小二百无聊赖的擦抹着桌子。拾阶而上,商辂看到了二楼不靠窗的桌上,一个两鬓斑白的老者坐在那里,一壶茶,两个粗瓷茶碗,安然自得的喝着。

        “节庵兄怎么不坐窗边呢,至少等着的时候还能看看风景,不至于无聊!”

        节庵是于谦的号,于谦字廷益,号节庵。

        商辂走到于谦的对面,安然坐下,倒是也没有嫌弃这里的粗瓷淡茶,端起来,便是一饮而尽。

        于谦却是轻轻的一笑,缓缓的说道:“风云际会的,这风景多是些蝇营狗苟,不看也罢!”

        “你呀,这性子得好好改改,到哪里都容易得罪人!”商辂轻轻的说道,然后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没劝动!咱们这个小太子啊,也是个有主意的人,一句话就把我所有的话给堵死了,你猜他怎么说的?”

        于谦从来不做无谓的事情,只是轻轻的摇摇头,淡淡的说道:“唉,在那南宫之中一待就是七年,深宫高墙之中长大的孩子,有主意,怕不是好事!”

        商辂的性格不允许他私下里这般评价,便岔开话题,苦笑着说道:“咱们的小太子殿下说要挣钱尽孝道,还搬出了钱皇后和汪皇后!”

        于谦猛然站起来,脸色平静的说道:“我去见他!现在这个时候,朝堂上不能乱,咱们的太上皇和陛下两人明面上兄友弟恭的没有烟火气,私下里怕是早已经相互恨的牙根痒痒,现在刚刚册立太子,便弹劾太子,这非家国只幸!”

        “节庵兄……”

        商辂根本就没来得及发表意见,便见于谦已然起身下楼,只得叹了一口气,坐下,自己给自己倒上一杯粗茶,慢慢的喝了一口,犹如喝得是琼浆玉液一般。

        “节庵先生,您怎么来了……”

        朱见深是真的惊呆了,这位可是连自己皇叔景泰帝朱祁钰的面子都不给的主儿!

        于谦甚至连房间都没进,便指着一处凉亭说道:“太子殿下,咱们聊聊……”

        当然于谦也不用讲什么礼貌,说完便打头走去,丝毫不顾及这太子跟不跟去。

        朱见深只得迈开自己的小短腿,跟在后面,快走几步跟上。毕竟于少保人长得高大,走路虽然没有那种疾如风的步伐,却也不是朱见深一个十岁孩子能安步当车跟上的。

        “我还是太子少保,于情于理都应该来看看殿下!”于少保肃身而立望着朱见深,很有几分压迫感,然后继续说道:“太子殿下不务正业,流连与奇技淫巧之中,醉心商贾之道,行坑骗手段,这种事,臣不得不劝谏一二……”

        得,又是这个!

        您老好好的当您捧哏的咋了,为什么非要当逗哏的啊,你要真把逗哏的也干好了,那得多少人骂老郭啊!

        我皇叔景泰帝朱祁钰搭台,您做好捧哏的就行了,您这忽然上台来这么一出,虽然知道您是好心,可这事他惹人厌啊。

        毕竟,我是太子啊!

        “节庵先生,学生想请教一个问题,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朱见深直接打断于谦的话,很是认真的问道。

        于谦的眉头皱了皱,缓缓的说道,“但说无妨!”

        “于尚书乃兵部尚书,孤想问一句,孤的幼军何在?”

        幼军!

        你要幼军做什么?

        虽然说至宣宗章皇帝始建的幼军,从太上皇时代,到现在景泰帝都是有这明确的编制,也有兵员,可十团营之后,谁还在乎过幼军?

        幼军再不起眼,也千多号人呢,在这京畿重地,你想干什么?

        别忘记了,你爹刚刚就差点夺门复辟!

        “殿下现在年岁还小,幼军再经过北京保卫战之后,编练十团营抽调了不少的精锐,现在一时之间倒是没什么人,等臣回去给殿下整顿一下……”

        于谦说到这里,却忽然反应过来,紧皱眉头的看向朱见深,认真的说道:“殿下问幼军想干什么?”

        “无他,找点安全感!”

        “殿下找点安全感,陛下却失了安全感,这般行径,臣希望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于谦沉声说道,然后又加了一句:“大明走到今天,不易,臣不允许出现任何人祸般的动荡!”

        这就是你当年历史上在面对明英宗复辟时,没有坚持的原因?

        朱见深忽然问道:“那于少保是孤的师傅吗?”

        少保乃是三少也是三孤之一,按理说是太子的老师,可又不是!

        这一刻,朱见深的这话其实有点过。

        无论是景泰帝朱祁钰,还是于谦,甚至是对于朱见深自己来说,这句话都是过了线。

        要知道景泰帝朱祁钰对于谦的忌惮丝毫不弱于太上皇帝朱祁镇。

        于谦忽然愣住了,有些话,他不能说,也不敢说!

        深深的看了一眼朱见深,于谦沉声说道:“殿下好自为之……”

        对于那个问题,于谦没有回答,朱见深也没有追问,但是这一刻他知道,大明这个德云社的舞台算是搭起来了——

        大明=德云社;

        景泰帝朱祁镇=老郭;

        于谦,嗯,还是于谦!

        至于我大明太子,以后的成化帝明宪宗朱见深——

        亚洲第一男子天团少班主?

        似乎也没错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