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土法造大明在线阅读 - 第36章 父子相见先跪为敬

第36章 父子相见先跪为敬

        两千两银子都没有?

        阿瑟,有没有搞出啊,我可是太子啊!

        似乎也是感受到朱见深的疑惑,万贞儿也是有些无奈的说道:“小郎,您这还没成年,按理说您的沂王的俸禄是有您的娘亲周妃带领的,原本的一应用度都是有周妃调拨的,当然更多的其实是钱皇后省吃俭用挪用到咱们这里的……”

        “你要是真要钱,我这里还有一些私房钱,变卖一些首饰,倒也能凑个一二百两的样子,要不,您先用……”

        万贞儿倒是不在乎这点钱就是她安生立命的根基,要知道,像她这个岁数的宫女,基本上到了放出宫去的年纪,这一二百两银子可能就是她以后一辈子的依仗。

        买点田地,再找个老实人嫁了,然后相夫教子,剩下的钱财存下来应个急什么的。

        可当朱见深说需要的时候,她却愿意一分银子都不留的给他用,哪怕她其实是看不上朱见深说的什么玻璃!

        那玩意儿透明磕碜的,没有一点美感,哪里有琉璃来的华贵漂亮?

        朱见深的内心是很受打击的,在他的心里其实是看不上所谓的钱财的,终觉得自己以穿越者的身份,又是当了好几年的太子,然后又被封为大明的沂王,难道还会缺钱?

        可现实却在明晃晃的问他,这软饭你吃不吃?

        反正你还小,吃点也没啥!

        这个声音如同是一个调皮的小娃娃在他的脑海里跳来跳去,让朱见深一度差点就听从了,不过身为男子汉小男娃,朱见深觉得自己就算是啃老,也不能吃软饭!

        这年头,尤其是自己这个马上要当太子的,啃老不难看。

        “走,要钱去……”

        朱见深带着万贞儿浩浩荡荡的就继续进宫去了!

        从皇极门进入,经九龙壁,穿锡庆门、景运门,在乾清门前直接路过,越过隆宗门,到了慈宁门面前,朱见深从轿子里走下来,便又看到了熟悉的一个脸庞——十团营都指挥佥事曹斌。

        “曹将军,咱们又见面了啊……”

        朱见深只是很随意的一抱拳,便要向前走,只是不知道为啥,十团营都指挥佥事曹斌却一拦,低声说道:“殿下,没有万岁爷的意思,这里,可不许任何人进出呢……”

        说着还给朱见深飞了一个眼神,就差没说——太子殿下,末将是为了你好啊!

        只是,他那满脸胡子拉碴的样子的,这个眼神真有点辣眼睛!

        “怎么又是你啊……”

        朱见深有些想要笑的说道,“咱大明是没有人了吗?”

        “啊?殿下,什么意思?”

        曹斌有些意外的问道,似乎是觉得自己曾经和眼前这个小孩子打过交代,相处的还算是“愉快”,曹斌一点不拿自己当外人说道,“这可是我叔父给末将说的,让我什么都不管,只要好好守好大门,这就是大功一件!既然是这样,末将觉得,殿下,您还是避嫌吧,末将知道太上皇是您的亲爹,但是这事吧,他……”

        朱见深的脸色缓缓的收起了笑容,冷冷的说道:“既然知道,还不给孤闪开?孤要去看太上皇,就算是陛下来了,他也不会说不让我进!”

        朱见深直接伸出自己的小手一拨拉曹斌,或许是被朱见深忽然的变脸给吓住了,曹斌那魁梧的身子竟然晃荡了一下就踉跄着推到了一旁。

        朱见深大步走进去,就看到慈宁门后的蒋安,看到这位他父亲身边的大太监,他的内心里便悄悄的笑了。

        他赌对了!

        这景泰帝在外面部署人手软禁孙太后和太上皇帝,他们难道不会觉察?

        自己刚才的作态,无非就是给明英宗,咱们的太上皇帝一个态度——我朱见深是你的亲儿子啊!爸爸,你可要认我啊,不要误伤友军……

        要知道,现在的大明朝堂上,自己叔叔景泰帝和自己亲爹太上皇帝的势力差不多处于二分状态,甚至某种程度上讲,因为景泰帝这一方的刻意谦让,自己亲爹这一方还要强一点。

        他之所以能当太子,不就是因为这个缘故?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自己只要苟住,笑到最后的肯定是自己!

        跟在蒋安身后,朱见深很快就在偏厅见到了自己的亲爹曾经的明英宗正统皇帝,曾经的蒙古俘虏叩门天子,现在的太上皇帝朱祁镇。

        即便是经历后世各种各样的帅哥明星洗礼,朱见深还要感慨,这朱祁镇的底子是真好,长得是真帅,英俊潇洒,雍容华贵……

        跟自己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了!

        呃,好像是反了,但意思差不多就行了,不要在意细节。

        “怎么,咱们的太子殿下还能想起我这个老头子来?”太上皇帝朱祁镇声音倒是一如既往的好听,但是这个话语却是一如既往的刻薄。

        朱见深倒是很恭敬的施礼,然后才轻轻的说道:“孩儿来康寿宫是专程来拜见父皇的!”

        太上皇帝朱祁镇往后面的太师椅上一坐,端起旁边的茶喝了一口才笑着说道:“别,朕只是一个太上皇,无权无势,还跟自己的老娘软禁在这慈宁宫里,别叫朕父皇,你还是叫外面那个畜生吧,人家现在是万岁爷,你这个马上要当太子的人,要叫父皇,那就叫他去……”

        朱见深听到这里,很是光棍的就直接跪下,直接就叩首的哭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父皇是血脉之亲,孩儿之命虽然无法左右,但此身却还跪在这里,如果父皇绝对孩儿不孝,那孩儿就学那三会海坛大神哪吒削骨剥肉还了父皇……”

        这一哭,那叫一个六月飞雪,说的那叫一个感人肺腑。

        对于跪下,朱见深反倒是没有后世很多穿越同行们矫情,什么不跪,该跪还得跪!再说了,这个时候再不跪,什么时候跪?

        这就是坑!

        只要自己跪下去,那太上皇朱祁镇就算是坑定了!

        说句不好听的了,朱见深坑的就是你朱祁镇!

        你就算是再牛,还怎能弄死我?我可是要当太子的男子,是你们哥俩的缓冲器!

        太上皇朱祁镇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便扭头不去看跪着的朱见深,实际上朱见深这一哭诉,他心里也有点感同身受了!

        自己命运不能把握的无奈,却有被人误会的悲苦,以及无力反抗的愤懑!

        都是朱祁钰那个畜生不好,要是他不夺自己的皇位,那自己也不会落得今天这个下场!

        哼……

        只是他却无法咽下这口气,让朱见深起来,毕竟刚才自己说的有点重,好在这个时候在旁边偷窥的孙太后很是“及时”的出现,一出来,便快步走过来,要扶起朱见深来,还一边说道——

        “哎呦,我的孙子呦,你这是做什么啊,快起来,你还小,跪着伤了身子怎么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