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土法造大明在线阅读 - 第22章 我的东宫呢……

第22章 我的东宫呢……

        不想当太子?

        不想当皇帝?

        万贞儿不知道该如何劝慰朱见深,当然她知道,眼前这个小男人其实就正如他说的那样,一点都不想当皇帝,可——那又如何?你是正统皇帝的儿子,是宣德皇帝的孙子,更是几度的太子,你以为你能逃脱得了你的命运?

        轻轻的把朱见深搂在自己的怀里,用自己的心胸去温暖朱见深那委屈的心灵,轻轻的说道:“小郎,不就是太子么,咱又不是没当过,怕什么啊……”

        怕什么?

        朱见深的心中有很多话,想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回跟原来的能一样么?

        原来的他可以不管不顾,只需要当一个吉祥物,乖宝宝就好了,但这次,他是要当枪啊!

        怕倒是不怕,只是……

        唉,想了半天,朱见深还是没有想出什么办法来——一个皇帝,当他想要办成一件事的时候,这件事大约就有了一般的成功率,可如果要是大臣们也这么想的话,这事大约就能成!

        现在恰恰是如此。

        慢慢的,朱见深就迷糊起来,很是香甜的睡觉了!

        第二日,朝堂之上,一身大礼之服的朱见深站在朝堂之上,景泰帝朱祁钰立于御台之上,看着下面的文武大臣,沉声说道:“兴安……”

        大太监兴安往前一站,朗声念道“万岁爷欲册立太上皇长子为皇太子,诸位可有条陈异议?”

        诸位大臣,无人说话。

        毕竟再此之前,他们早已经商量好,甚至已经让商辂都起草好了奏章,但这个时候,显然是不能说话的。

        毕竟,那个时候眼前的这位主儿,病重呢。

        现在人家春秋鼎盛却要立太子,这事透着股蹊跷。

        再说了,昨天的事,大家心里可都泛着低估呢……

        见到所有的人都没有言语,景泰帝朱祁钰笑了笑,很是满意的点点头,对着兴安说道:“念吧……”

        兴安这才从旁边的小太监手里接过圣旨,缓缓打开,朗声念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自朕奉太上皇遗诏登基以来,凡军国重务,用人行政大端,未至倦勤,不敢自逸。绪应鸿续,夙夜兢兢,仰为祖宗谟烈昭缶,付托至重,承祧行庆,端在元良。太上皇长子朱见深,为宗室首嗣,天意所属,兹恪遵初诏,载稽典礼,俯顺舆情,谨告天地,宗庙,社稷,授以册宝,立为皇太子,正位东宫,以重万年之统,以繁四海之心。朕疾患固久,思一日万机不可久旷,兹命皇太子持玺升文华殿,分理庶政,抚军监国。百司所奏之事,皆启皇太子决之。

        布告天下,咸使闻知。”

        这——

        圣旨都拟好了?

        您这么着急么?

        内阁的吏部尚书王文、礼部尚书胡濙、兵部尚书于谦面面相觑的看了一眼,整个时候王文往前一站,朗声说道:“陛下,还没用印呢?”

        这话说的是委婉,可意思很明确,那就是这事还没过内阁呢?

        景泰帝朱祁钰却是缓缓的说道:“那就用印吧,怎么,王爱卿还要什么异议?”

        王文能说什么?

        只能无奈的退回去,看向兵部尚书于谦。

        于谦却沉默不言。

        景泰帝朱祁钰却笑了起来,缓缓的说道:“太子啊,你上前来,朕为你介绍几位老师……”

        “这位是太子太师王文……”

        “这位是太子太师胡淡……”

        “这位是太子太傅陈循……”

        “这位是太子太傅高谷……”

        “这位是太子太傅于谦……”

        “这位是太子太保何文渊……”

        朱见深望着眼前这些大臣,心中有句MMP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些好像应该还是上一位太子朱见济的太师、太傅、太保吧?

        现在又给他了?

        您老就不怕水土不服?

        又或者您老就没点其他人了?

        就这,我特么还想着组建自己的班底?

        我想啥呢!

        一一施礼之后,朱见深开始听着诸位大臣讨论自己的册封大典,可是他心里却在琢磨一个问题,我都太子了,我的太子妃……呃,错了,是我的东宫呢?

        听着这些人再为一个小小的什么官在争夺,什么授册宝官,什么读册宝官,什么捧进册宝官,什么受册宝官内使、舁册宝亭内官,还有什么承制官、宣制官、赞礼官……

        都是些无趣的话题。

        许久之后朱见深还是没有听到自己想听的,心中不由的感慨,这真是形式主义的典范了。

        又过了许久,朱见深依旧没有听到,实在忍不住的小声说道:“叔叔,叔叔,我都太子了,我的东宫在哪里啊……”

        原本声音不大!

        可这里是奉先殿啊!

        所有的人都停止了讨论,一致的眼光,齐刷刷的看向朱见深,心中都在琢磨一个问题——

        历史上,被册封的太子,担心自己的住处,这怕是第一个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