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土法造大明在线阅读 - 第18章 落地的凤凰不如鸡!

第18章 落地的凤凰不如鸡!

        万贞儿歉意的对着店小二欠了一下身,顺便扔下了一颗碎银子,然后急匆匆的去追赶朱见深了,带着一溜烟的香气。

        刚才那一幕就如同是做梦一样,只剩下满桌子的酒菜还有自己怀里那一颗碎银子!

        “这——”

        店小二那叫一个目瞪口呆,还能这样?

        有钱人的世界,我真的不懂,但是这桌子菜,不能浪费,我要打包……

        “对了,小二,把我们那桌子菜送给对面街道角落里的小乞丐,顺便看看那人的亲人是死是活,要是死了的话,剩下的钱就帮着收敛一下……”

        万贞儿又忽然回来,指着对面粮店旁边墙角的俩乞丐说道。

        店小二连忙点头,然后走到窗户边上,高声喊道:“小雨点,过来一下,有个客官剩下一桌子酒菜说是给你,你过来取一下,顺便问问,你.妈还喘气不?”

        那小乞丐仰起头,满是炭灰的脸上,满是冻疮,浑身衣服破烂,还有好多漏出来的地方显示出一些新旧伤痕,可身边他.妈妈的身上却裹着破旧的衣物被子之类的。

        “熊二哥,我妈还好,您稍等,我马上就上去……”

        万贞儿只是看了一眼对方那个小孩,似乎发现根本就不认识,为什么深哥儿要说打包送给他呢?

        只是交代完这些,她这才匆匆的下楼,正好遇到那个小孩,那小孩很是礼貌,出乎意料的作了一揖,俏声的说道:“小民雨化田多谢小姐救命之恩……”

        万贞儿只是点点头,没有说什么,转头看着朱见深快要消失的身影,急忙招呼跟在她身旁的一个禁军,急匆匆的追去。

        对于朱见深来说,吃不完,打包,再正常不过了!在加上刚才看窗外的时候发现那个小乞丐对自己的母亲倒是很照顾,自己再冷,再饿,都只是规规矩矩的要饭,然后时不时帮助自己的母亲盖被子——好吧,其实是把破烂都盖好,省的透风不保暖而已。

        心有所触而已。

        正所谓赠人玫瑰手留余香而已!

        或者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一边走一边胡思乱想着,过了一会他才反应过来,不对劲啊!

        自己无论怎么追,那前面道士的背影竟然都不能拉近分毫,只能远远的,隐隐约约看到一抹青色的道袍……

        这是……

        难道自己真遇到了道衍、刘伯温、李沁、诸葛亮类似的神人?

        想到这里,心中不由的就发热啊。虽然说自己穿越因为不敢确定是不是主角不敢乱动,苟住不浪,可是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位大能辅助自己的话,那是不是就可以认为,自己其实还是可以抢救一下,真的如同穿越历史小说那样,改变一下历史?

        但是——

        夺门之变都没了,还有什么历史可言?

        朱见深想到这里,心中猛然一惊,立在那里,后背一阵发凉!

        对方是故意的!

        “深哥儿,你真要去武清侯石府啊……”

        万贞儿在后面忽然提醒道。

        朱见深这个时候才发现,前面赫然就是武清侯石亨的府邸,那硕大的两头石狮子分列两侧,威风凛凛,煞气四溢……

        “这个时候,您不能轻易的去见朝中大臣,尤其是武清侯,他可是掌管着十团营呢……”

        万贞儿的话让朱见深有些犹豫,事实上,从他的本意来说,他从来不当自己是这个时代的人,也从来没有真的把自己当成以后的明宪宗成化皇帝,所以,很多时候行事的思维还是带着后世的诸多痕迹。

        他也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去见石亨有多么的不妥!

        可当万贞儿提出来这个问题的时候,他才猛然的醒悟——石亨代表的是景泰帝的军权!

        你这个时候去接触?

        想干什么!

        似乎是想到了朱见深的疑惑,万贞儿很是温柔的低声说道:“深哥儿,奴婢刚才已经找人打听过了,那人是武清侯石亨将军的幕僚,叫仝寅,山西安邑人,是个术士,已经跟了大将军十多年了……”

        仝寅?

        这是谁啊?

        没听说过啊!

        看来也不是啥名人嘛。

        朱见深施施然的离开了,在他看不到的地方,一个青色道袍的身影静静的立在那里,垂在身体一侧的左手却在快速的捻动,嘴里还在念念有词,只是没有人能听到什么清晰的话语。

        许久之后,这人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转身进了武清侯府,对着旁边的门房问道:“东翁可曾下朝?”

        老门房急忙起身很是恭敬的说道:“仝先生快请,大将军刚刚下朝,马上要走,方才还交代人去寻您呢……”

        话都没有说完,老门房就只看到一个青色的道袍背影!

        “啧啧啧,不愧是仝先生啊,每次看到这仝先生走路都真想问问他是不是真的瞎啊……”

        老门房很是随意的说道,然后看了一眼依在旁边门口的铁枪,这才拿起一壶浊酒,在旁边的小炭炉上温了一下,自言自语的说道:“也不知道在大同的那些老兄弟现在过的怎么样了?”

        “老老实实当你的门房还能善终,去了大同,别说你想升职,命都要扔哪里……”

        仝寅的声音从院子里缥缈的传来,让老门房一阵的害怕,这人太可怕了点!

        仝寅自然不会在意一个老门房的想法,径直去了书房,犹如正常人一样,推开门,走了进去。

        石亨每次都有些怀疑这仝寅的眼睛是不是真的瞎,不然为什么跟正常人一样,丝毫都看不出来瞎子的意思?

        “太上皇帝复辟没成!”石亨很是直接的说道,“当初你的卜卦不是说……”

        仝寅轻轻的说道:“从曹公公派人联系你的时候,贫道就知道事不可为了。人力有时尽,天意命难违啊,东翁,潜龙在渊自然没有错,可错的是咱们会错了意!”

        “什么意思?”石亨的脸色很不好看!

        要知道他跟曾经的明英宗正统皇帝,现在的太上皇帝朱祁镇这几年的联系有点太密切了,这一次要不是临时接到景泰帝的秘旨,让他假意配合,他甚至真的就要拥立朱祁镇了!

        自古以来都知道的,拥立之功大过天,可如果你拥错了呢?

        那就是杀头灭门的大事!

        “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得意猫儿雄过虎,落坡凤凰不如鸡!”

        仝寅淡淡的说道,然后扬起那紧闭的双眼看向石亨,脸色似笑非笑的说道:“敢问东翁一句大逆不道的话——”

        “逊位的皇帝可还是真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