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土法造大明在线阅读 - 第17章 待老道给你算上一卦

第17章 待老道给你算上一卦

        这可是整个京城里最出名的酒楼,这菜就这水平?

        但想想,虽然说食材都是最顶级的,最天然的,可在没有辣椒,没有味精鸡精,没有蚝油之类的调料之前,的确能让朱见深耳目为之一新的还真难。

        尤其是经历《舌尖上的中国》洗礼之后,估计就算是满汉全席给他端上来也就只是感慨一句——这么多菜,可咋吃啊,都凉了就不好吃了!

        果然,自己还是够土。

        这可能是那一套土法书籍能走到自己的最根本原因吧。

        放下筷子,朱见深默然的转头看向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流,这京城的街道上似乎没有受到今早晨朝堂上的影响,虽然天气很冷,但依旧人来人往,很是热闹,毕竟,正月还没有过去,大家还都乘着这年气,依旧喜气洋洋呢。

        朱见深没有说话,却是让万贞儿会错了意,还以为他在为景泰帝和太上皇帝之间的事而犯愁。毕竟现在看来,两人似乎是怼上了,可谁敢劝?

        甚至就连万贞儿都能看得出来,今日早晨肯定发生了点什么事——

        太上皇帝朱祁镇出现在皇宫,奇怪!

        孙太后平白无故的盛装而行,奇怪!

        还有景泰帝的态度,更是奇怪。

        可是想想,景泰帝已经重病初愈,那是不是自家小主的担忧就没什么问题了?那些文官们想必又会回到原来的轨道上——劝景泰帝恩泽后宫!

        “深哥儿,你怎么还愁眉不展的,您应该高兴啊……”

        面对万贞儿的劝慰,朱见深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真的想问问自己这大姐,他哪里愁眉不展了?我哪里不高兴了?

        “大姐,你说这些普通人为什么这么幸福呢?”

        朱见深没有回答万贞儿的问题,却忽然问了一个奇怪的话题。

        万贞儿一楞,没有回答,却听到旁边的桌子上一个清朗的声音传来,“因为他们的卑微而已!渔夫只需要一天几十斤的鱼便能高兴,樵夫每天只需要百儿八十斤的柴火便能高兴,至于农夫,无非是吃饱饭而已,可如果要是换成打三公九卿,那就是国泰民安青史留名才能高兴,至于要是换成皇帝的话,即便是秦皇汉武唐太宗也都求过长生……”

        说道这里,安仁一顿这才继续说道:“长生可求乎?自三皇五帝,成仙长生者可有?由此可见,人心不足才是你幸福不幸福的根本,那么这位小公子,你心有何求,贫道倒是可以给你算上一卦……”

        朱见深这才看到自己旁边竟然坐着一个背对着自己的道士,一柄拂尘放在桌子上,一壶酒,一盘盐水蚕豆,竟然出奇的让人觉得很是有气度。

        主要是对方说这么多话,都没有转身看他!

        这让人觉得这很神秘高手啊!

        难道这个就是传说中的得道高人?

        朱见深很是惊喜,难道自己真的是主角?

        不是起点孤儿院出身的人也能当主角?

        不然很难解释自己还没虎躯一震,王霸之气弥散呢,就有人来勾引自己的注意啦?

        那自己该如何回答呢?

        想了想,朱见深忽然眼前一亮,淡淡的说道:“我倒是也没什么求的,只是有几个比较卑微的想法。”

        “哦?那小公子你尽管说上一说,贫道洗耳恭听……”那道士倒是挺客气。

        朱见深沉吟了一下说道:“我愿大明的国土从东到西,从昼到夜,俱在太阳照耀下;我愿大明的战旗飘扬在每一片的土地之上,飘扬在每一片的海域之上;我愿大明的子民人人如龙……”

        “咳咳——”

        那道士原本还很有气度的端起一杯清酒,还想着能以这小公子的人生诉求佐以下酒,然后指点一二,却没想这位小公子倒是气势恢宏,气象万千,甚至直接就以这般宏愿所产生的功德给震成内伤!

        咳嗽着把嘴里,喉咙里的酒给吐出来,甚至还有一些从鼻孔里流出来,那道士狼狈的用袖子抹了一把,然后苦笑不得的说道:“小公子真是宏愿惊人,乃是胸有天下之人,贫道贸然打扰了,告辞……”

        说完,站起身来,伸手拿起拂尘,挡着自己的脸,快速的就走下了楼梯。

        朱见深感到深深的挫败感!

        自己果然不是主角啊!

        不是起点孤儿院出身的自己,大约就相当于太上皇帝明英宗朱祁镇和景泰帝明代宗朱祁钰的区别。虽然可能都活的很不错,但终究不是主角,人家又是正统,又是天命的,哪个不比景泰蓝要高贵?

        想了想,朱见深还是觉得自己胸口这口闷气出不了,很想要大醉一场,便大声的喊起来:“小二,小二……”

        这酒楼的小二本身就是察言观色的精英,朱见深和万贞儿的这一身打扮很明显就不知道哪个皇亲国戚勋贵甚至是阁老大学士的家里人出身,当然要好好的伺候,这听到叫,急忙上来,把毛巾往自己肩膀上一搭,连声应道:“小公子,小公子,小人在这里,您有什么吩咐?”

        朱见深伸手指着那下楼的道士背影很是焦急的说道:“小二,那个道士没结账……”

        那道士本身就差不多到了楼下,顶多也就剩三两步,却被朱见深这话说的,很是羞愧,一步失足,差点跌倒下面,好在修道之人一般身手都不错,一把抓住栏杆,这才稳住脚步。快走几步,离开朱见深的视线。

        小二脸色一僵,回头看了一眼那倒是,这才又上前,很是隐秘的说道:“敢叫小公子,那位是武清侯石府上的人……”

        道士?

        武清侯石府?

        石亨!

        石亨豢养术士?

        难道原本应该是主谋之一的石亨,这次没有参与夺门之变,是因为这个道士参破了其中的玄机,给石亨说了“印堂发黑,恐有血光之灾”,所以,石亨才躲过这一劫?

        合着刚才他问我的话,那是考察我呢?

        石亨要准备辅佐我?

        那我刚才的回答是不是有点不太对?

        我要不要跟上去,给他解释解释,或者给点随身的玉佩,让他帮我说点好话?

        想到这里,朱见深猛然站起身来,很是焦急的说道:“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我要向那位道长道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