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土法造大明在线阅读 - 第14章 兄友弟恭

第14章 兄友弟恭

        这话说的,朝堂之上顿时所有的人都立马就跪下了!

        所以,虽然说大萌朝比较讲究人权,不兴动不动的就是跪下,就奴才啥的,但是这个时候,皇帝都说万方有罪罪在朕躬了,皇帝是啥?

        天子!

        老天爷的儿子!

        能有错?

        金口玉言啊!

        这皇帝能错?那他们这些辅佐皇帝的文曲星们是干什么吃的?

        这要是下罪己诏了,难看的可不只是皇帝,还有他们呢!

        你以为是个皇帝就跟崇祯那二杆子似的,动不动就就下罪己诏,跟批发似的。遍数中国历史上这么多的昏君,有几个下罪己诏的?

        前方吃紧,后方紧吃,不光体现在战时,现在也是一样。

        这不,站在景泰帝朱祁钰背后屏风之后的朱祁镇心中却在疯狂的腹诽——你最大的不对就是抢了朕的皇位啊!

        那是朕的皇位,朕的!

        你改,你倒是改啊!

        当然,这话他不能说,他也不敢说。

        景泰八年他都等过来了,不差再等等其他的时机,反正,朕有的时间去跟你耗,朱祁钰啊,你看看你那一脸未老先衰的样子,还能熬过朕?

        哼,咱们走着瞧!

        景泰帝朱祁钰当然不知道自己的哥哥心里正在琢磨着自己的身体健康问题,只是扫了一眼下面全部都跪下的大臣们,很是淡然的说道:“昨夜,南宫的墙,倒了……”

        南宫的墙,倒了?

        于谦的脸色一变,猛地抬起头,看向景泰帝朱祁钰,看向同样表情的王直和胡濙,心中都知道了皇帝为什么大怒。

        这又没有地龙翻身,也没有天雷降下,更是没有暴雨冰雹大水冲击,怎么可能倒了?

        人祸而已!

        目的也无非就是南宫中的人。

        “为了太上皇帝的安危着想,朕着人将皇兄接来皇宫,但是太上皇帝对于办差的人很是不满意!”

        朱祁钰从御台上走下来,走到徐有贞的面前,轻声的说道:“对朕不满意,你可以提,甚至你可以上奏章骂朕,但是有谁对朕的皇兄不敬,这件事,朕很生气!”

        “前府右都督张軏、都察院左都御史杨善、太常卿许彬,副都御史徐有贞,你们觉得朕应该如何处罚这些对朕的皇兄,太上皇帝不敬的人?”

        “臣等有罪!”

        四个人只是低着头,闷声闷气的说道。

        朱祁钰看也不看他们,只是转身又回到御台之上,轻声说道:“副都御史徐有贞,你原来是叫徐珵,当初正统十四年的时候,你提议南迁的?”

        徐有贞敢说什么,唯有叩首在地上,冰凉的金砖让他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似乎掉入了一个局里,一切太顺利了!

        他前府右都督张軏就算是勋贵之后,掌管过禁军,但是皇城之门他怎么可能安插亲信打开大门的?

        可是想想,太常卿许彬,还有王骥乃是当年宣德皇帝的托孤大臣,对英宗来说,很重要,更是孙太后指定的之人,他们应该没问题!

        那杨善,他的顶头上司,他很清楚这人,也不会出问题。

        那么问题处在哪里?

        他忽然,不敢想了!

        这说好的景泰帝病重,病入膏肓,怎么现在生龙活虎的站在这里?

        那皇城的禁军都是十团营的出身,那是武清侯石亨的地盘,他是景泰帝的心腹呢,又是名将,这张軏在他面前能玩的过?

        还有孙太后的布置,皇宫内的眼线,难道谁还能大过皇帝?

        肯定是这帮阉人泄露的机密!

        “当日朕就说过你生性狡诈,不得重用,要不是有于谦于少保求情,你哪里还有今天?”

        “废为庶人,流徙金齿!”

        金齿在哪里,那是云南!

        蛮夷之地啊!

        徐有贞却也只能谢主隆恩。

        朱祁钰这个时候才看向王骥、许彬,却是懒得说什么,只是淡淡的说道,“东鲁先生年事已高,就告老还乡吧……”

        没说待遇,只说告老还乡,这就相当于免职滚回老家去了!

        要知道景泰帝朱祁钰对于东鲁先生许彬的怨念可不是一天两天了,有这么一出,倒是也可以理解,只是下一句,却是让人觉得意外,“靖远伯当年守备南宫,营造之事定然是也脱不了干系,现在南宫之墙竟然倒了,还得劳烦靖远伯再重新出马,重新修好,不知可否?”

        王骥只是轻轻叩首,却缓缓的说道,“老臣只求告老还乡,即可启程!”

        “听说靖远伯的子孙都不错,朕想留在身边听用,可否……”

        景泰帝朱祁钰这话一说,王骥立马就改口说道,“南宫之事,臣结下了……”

        景泰帝朱祁钰这才缓缓的点点头,然后环顾了一下四周,淡淡的说道,“这南宫之墙到了,事出蹊跷,朕到了今日早晨才知道,这件事,总要查个水落石出!”

        “从即日起,王诚出任东缉事厂掌印太监,全力缉查此事!”

        这一下,不但是于谦,就连王直和胡濙都有点懵了,立马就站起来异口同声道:“陛下,不可……”

        要知道,景泰帝压制内宦,轻视厂卫,可都是他们一心引导的,当文官的,不论心黑不黑,都不愿意面对厂卫。

        心不黑的,觉得这事不靠谱,阉党岂能有好人?

        心黑的,就更觉得这事不靠谱,这不是耽误我做名臣么?

        景泰帝却是一摆手,很是从容不迫的说道:“朕还要和皇兄一起拜见太后,有事明日再议,都退下吧!”

        站在旁边的兴安有些意外。

        这话该我说啊,万岁爷!

        还有,那东厂厂督的事怎么就给王诚了,不应该是名声极佳又有儒家风范的我么?

        可看着景泰帝噔噔噔的离去,他却不敢说别的,跟王诚打了一个眼色,让他留下面对群臣,自己紧紧跟着景泰帝去了后堂。

        “皇兄,你还没去见太后?正好,咱们一起……”

        景泰帝朱祁钰一脸的笑容,就像是自家的小老弟一样,上前拉着自己老哥的手臂,就径直往太后的寝宫走去,一边走,一边还唠着家常,说自己如何如何想念哥哥,只是政务繁忙,又身体不好,一直没去,是自己的不对云云……

        而太上皇帝朱祁镇同志也是表示了,身为哥哥,不应该给弟弟添乱,自己过的挺好,又和几个老宫女生了几个侄子侄女,你当叔叔的一定要包几个红包给他们当奶粉钱……

        只要朱见深跟在后面,一脸的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