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土法造大明在线阅读 - 第12章 别来无恙啊,皇兄!

第12章 别来无恙啊,皇兄!

        朱见深有些难为情,就像是后世你跟自己的女神告密之后,女神带你去和她男朋友对质一样。

        这简直就是自己社死啊!

        “叔叔,我能不能不看啊……”

        景泰帝有些意外的看向朱见深。虽然说朱见深只有十岁,但是,生在帝王家,十岁已然是可以做很多大事了!再说了,他不可能看不出来自己的意思!

        朝堂之上,朱见深立于景泰帝之下,这就是一个态度啊!

        “深哥儿啊,朕发现你似乎一直都比较抵触皇权,为什么呢?”

        景泰帝实在是搞不清眼前这个小孩子的想法,有忍受不住自己内心的好奇心,好在现在也闲来无事,索性不若谈谈。

        毕竟,无论是任何一个对皇权有点想法的人,都不会给自己药方治病!

        更加不会不明白自己的意思。

        更加令人奇怪的是,他现在才忽然发现,这个孩子的称呼有问题,而且是大问题——汪氏的婶婶,自己的叔叔,还有孙太后的奶奶,甚至是他贴身宫女的那个“大姐”称呼……

        这是——

        朱见深叹了一口气,仰起头,对着景泰帝认真的说道:“叔叔,您还年青,我已经被废过,如果有一天您再有一个孩子,到时候我该何去何从……”

        “再说了,即便是当了太子,登基做了皇帝,那又如何?当年我父皇,您的哥哥,一样曾是明君,可大明差一点建国不到百年就亡在他的手里……”

        “叔叔,皇权太……太高了,高到……我根本就不想攀爬!”

        皇权太脏了!

        你真觉得你是穿越者就能主导一切?

        大明朝有多少皇帝死的不明不白?

        不要小瞧历史上任何一个有名有姓的人,这些人能够青史留名,自然要高人一等。咱们只不过是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而已,就算是自己脑海里有一整套的屠龙秘籍又能如何?

        蓝星之上内外诸国也只有一个兔子!

        景泰帝有些意外,这番话能从一个十岁的孩子嘴里说出来。要知道他和他的哥哥明英宗都正当而立之年,对于朱见深说真的,真当是个孩子,可今天,这个孩子让他觉得,似乎,如果,真的立他当太子,也不错!

        两人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景泰帝没有让朱见深退下,朱见深也没敢真的就走。

        要知道景泰帝寄予厚望的太子是自己的亲儿子朱见济,可惜夭折了。人家当年信誓旦旦的说百年之后这皇位是太子朱见深的,结果呢,废了重立。

        什么意思?

        谁不想把自己这点家当传给自己的儿子。

        所以,帝王之心千万别乱猜。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天渐渐的变亮。

        王诚一遍一遍的小跑过来,对着这沉默的爷俩汇报——

        “徐有贞汇合杨善和王骥作为同党,王骥更是亲自披甲上马,还带了儿子和孙子一起……”

        “徐有贞、杨善和王骥,已经汇合了张軏……”

        “张軏借口瓦剌骚扰边境调兵进城……”

        “逆贼率领的大队京营兵已经向着皇城扑来,武清侯已经假意打开皇城城门……”

        “逆贼已经攻破南宫的城墙,挟持太上皇帝前往皇宫……”

        “逆贼从东华门而来,守门的士兵未敢阻拦……”

        “万岁爷,众臣已经在午门外等候上朝了……”

        “万岁爷,太上皇帝已经冲着奉天殿来了……”

        景泰帝这个时候忽然笑了,缓缓的对着朱见深说道:“深哥儿,你说当年我这皇兄要是有这么一点的勇气,何至于落得被蒙古人俘虏的地步?”

        子不言父之过!

        朱见深只是低着头看着自己脚下的地板传说中的金砖啊,默然不语!

        似乎是看出朱见深的态度,景泰帝骤然起身,缓缓的说道:“既然皇兄来了,那作为兄弟的朕不能不迎啊,告诉外面的大汉将军,不要阻拦,让皇兄进殿来!”

        奉先殿外,左副都御史徐有贞意气风发,望着月朗星稀的夜空,看了一眼跟着身后的前府右都督张軏、都察院左都御史杨善、太常卿许彬,很是豪迈的说道:“拨乱反正,奉侍正统,如此顺利看来是天命所归,陛下复辟之后不如建元改号天顺如何……”

        前府右都督张軏本身就是勋贵之后,纨绔子弟,这个时候当然是连连称是!

        至于都察院左都御史杨善素来没什么主见,倒是也乐见其成。

        至于王骥和太常卿许彬虽然是德高望重,但是年纪都大了,又不是自己主导。太常卿许彬看了一眼王骥,王骥没有说话,他自然也不会说什么,毕竟,徐有贞就是自己推荐的。

        当然太常卿许彬的心里也很清楚,这王骥乃是宣德帝的托孤大臣,只要明英宗能登基,便是万事如意。

        所以,这些人没有意见,便都看向太上皇帝明英宗朱祁镇。

        朱祁镇望着近在眼前的奉先殿,手持金瓜的大汉将军并没有阻止自己,让他觉得心情愉悦,对这种事也是浑然不在意,连连挥手说道:“明日诸位都是要出阁入相的,你们自然可以商议,朕,都听你们的!”

        说完便波不急待的走进奉先殿。

        后面的人也想着能跟进去,却被手持金瓜的大汉将军拦住。

        他们也知道,按照规矩,朝堂之前,朝臣是不能先行进入的,倒也是放下心来,开始等待其他大臣的前来……

        朱祁镇很是怀念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八年了!

        你知道这八年我是怎么过的么?

        今天朕终于回来了,不是要证明朕是个皇帝,只是想要告诉那个畜生不如的兄弟,朕的东西,朕就一定要拿回来!

        “好久不见啊,皇兄,别来无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