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土法造大明在线阅读 - 第8章 都是人精儿

第8章 都是人精儿

        朱见深能说啥,能说自己不但无纪律还无组织?难道能跟汪氏说自己其实不想当皇帝……

        谁稀罕你大萌的皇帝啊!

        景泰帝现在是没有儿子,但是他才二十九岁啊!

        只要不是自己的老爹英宗朱祁镇同志得到皇位,他就觉得这个大明在景泰帝的手里还是有救的。

        至少比朱祁镇更适合当一个皇帝。

        算了,误会就误会吧,我朱见深身为一个社会主义五有青年,岂能与世人俗人一般见识?

        朱见深带着万贞儿走出了皇宫,做着小马车晃晃悠悠的回到南宫。

        “深哥儿……”

        朱见深笑了笑了,你终于忍不住了?我还以为你真会不说。

        从刚才出宫之后,他就看到万贞儿有些欲言又止,止了又想说。而且他还知道,在自己去见景泰帝的时候,万贞儿去见了孙太后。

        “大姐想说什么?”

        万贞儿又顿了一会,才轻轻的说道:“小郎,你才十一,你有这么着急么?”

        嗯?

        我着急?

        我着急啥了?

        朱见深有些意外的看向万贞儿,不解的神色让万贞儿有些惶恐,毕竟虽然说朱见深还小,可却是她的天。

        只是想想孙太后那轻描淡写的话,她不由的又抬起头,认真的说道:“小郎,咱们这几年都过来,不急于一时,万岁爷有什么事就让诸公去处理好啦,咱们不搀和……”

        想了想,似乎也不对,急忙又补充的说道:“反正到最后都是您的……”

        朱见深微微的眯了一下眼,这下子他明白了大姐口中的“着急”是什么意思了。

        自己是着急么?

        自己是不想去当太子,不想当皇帝才去的!怎么到了别人眼中是自己着急了呢?

        我着急你个大爷!

        我特么还用着急?中国历史上还有比我朱见深太子之命再硬的?

        历经两帝三朝,老子都是太子然后是皇帝,我着急?

        呵呵……

        不对!

        忽然朱见深想到了什么,轻轻的问道:“大姐,这话……”

        “这话是孙太后给你说的?”

        万贞儿轻轻的点点头,低下头,有些惭愧。

        后宫不得干政。虽然自己还不是小郎的后宫,甚至小郎还不是太子皇帝,但是自己终究还是借助小郎对自己的感情,发出了孙太后的声音。

        孙太后的意思很简单——他朱见深着急个什么劲,就算是景泰帝没了,最好还是有朱见深的亲爹朱祁镇来当皇帝好,按部就班,毕竟朱见深还小,还是个孩子,懂什么治国?

        这个意思,朱见深也琢磨过来,心中只是恨恨的想到:玛德,我爹朱祁镇才不懂治国好不好!

        朱见深点点头,唉,终究还是一个人承担了所有啊。

        怕是就连景泰帝朱祁钰也不敢相信,我特么是真的想救他,我是真的不想当皇帝啊。

        你看,这不人家孙太后就提点自己了,要父慈子孝,你先让你爹当皇帝,他们哥俩的事,你一个小辈掺和什么啊。再说了,你爹当了皇帝,你不还是太子?

        嗯,似乎是没毛病。

        就在朱见深想要解释点啥的时候,忽然一个小太监噔噔噔的跑进来,看到朱见深急忙说道:“殿下,太上皇要见您……”

        瞧……

        这就是大明王朝,跟后世花生哥哥的党国差不多,除了不需要隐瞒的人以外,需要保密隐瞒不让知道的人往往是最先知道消息的!

        这筛子一样的朝堂和紫禁城啊。

        没有这锦衣卫和东厂还是不行!

        叹了一口气,朱见深转身跟着这个小太监去了自己老爹的院子。

        “深哥儿,你快来,听说你去探望朱祁钰了?”

        这景泰帝的名讳大约也只有眼前这位太上皇帝、曾经的正统帝,后来的天顺帝明英宗朱祁镇敢叫了。

        这个时候的朱祁镇同学别说,卖相还不错,身材析长,长得也是英俊,又是一个男人最黄金的年龄,风度翩翩,说不出的一股子世家贵公子的气度,也难怪在当俘虏的时候那蒙古的公主会看上他,还特么跟他生了孩子。

        想来等自己长大了以后,也会这么帅吧!

        毕竟,我这身子可是他的亲儿子,基因应该很优秀。

        抛去内心里的其他想法,朱见深点点头,很是镇定的说道:“嗯,去探望了一下叔叔,现在这局势,孩儿真怕有人再复议我为太子。毕竟叔叔才而立正当年,这点小病,应该没啥大问题吧……”

        别问,问就是被文官们坑怕了,害怕!

        谁问都是我去找景泰帝自首没有当太子的想法。

        太上皇帝朱祁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那个畜生死了才好,怎么,你就这么怕当太子,这天下本就是朕的,他朱祁钰只是个庶子,他是篡位,篡位啊,朕才是天命所在的皇帝,你是朕的长子,你怕什么,你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子!”

        “以后别叫他叔,朕没有这种猪狗不如的兄弟!”

        朱见深默然不语,低着头,态度很恭敬的听着,毕竟,这些话从自己这位亲爹回到北京城,大约每次暴怒的时候都会来这么一出。

        习以为常了。

        从另外一方面也能看得出来,景泰帝心胸不错,不然,就这种言语,早就多吃了两碗米饭身体见好的突发恶疾暴毙了!

        发泄了一通言语之后,朱祁镇同志也算是心平气和了,只是一时间也不好转换话题,只好也不说话。

        正如后世说的,最怕忽然的安静,这一安静整个大殿里就有点尴尬。

        片刻之后,朱祁镇同学才佯装着愤懑的问道:“他病情怎么样了?”

        呵呵,我还以为你会忍住不问呢!

        你不是应该知道的一清二楚么?

        那紫禁城有多少太监是当年你留下的,包括那些大太监,还有孙太后,你亲妈也在宫里镇着呢。要论消息的灵通,谁能赶上您?

        这景泰八年,您老人家就消停过。

        不就是个皇帝么?

        我堂堂一个社会主义接班人,都不稀罕接班,你一个太上皇帝还想啥呢?老老实实荣养,勾搭一下南宫的宫女,多给我生几个弟弟妹妹,不好么?

        大明户部肯定会感谢你为了大明王朝人口普查做除了杰出贡献的。

        朱见深沉吟了一下,才低声的说道:“孩儿不懂医术,但是孩儿去的时候见到叔叔说句话都喘气咳嗽,甚至没有婶婶搀扶,都坐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