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土法造大明在线阅读 - 第6章 一并杖毙

第6章 一并杖毙

        朱祁钰虽然是皇帝,可皇帝这玩意儿只是个职业,甚至都不是与生俱来的。但他却是一个人。

        是人,有不怕死的?

        是皇帝,那就更怕死。

        所以,这朱见深的话让他莫名的生出了几分希望,尽管理智告诉他——他还是个孩子,能懂什么啊!可不知道为什么,却又忍不住再想,要是他万一能真的救自己呢?

        不然他怎么对自己的病这么清楚?

        “深哥儿,你真的能……”

        望着自己叔叔景泰帝朱祁钰那希冀的眼光,朱见深其实想说自己不懂,但是并不代表自己就不能!

        这病他知道知道,这治病的药方是从70年代的《赤脚医生手册》上来的,在七十年代,治疗痊愈过成千上万的肺部感染患者,包括大量严重肺炎。

        这景泰帝的病说起来,也无非就是自己勤于正事,太过于劳累,然后又因为自己亲儿子的死亡,郁郁寡欢,在然后偶感风寒,然后就是严重之后得了严重的肺炎。

        感谢爷爷,知识的力量果然太强大了。

        如果说他的金手指是宽宏大量某人的仓库,其实只需要一些抗生素就可以治好,但,他的金手指不是!

        所以,他只能感谢他的爷爷!

        毕竟,《赤脚医生手册》真是太实用了!

        想想自己如果以后不当皇帝了,依靠这本书,绝对可以名垂青史,混个名医当当!

        似乎这大萌王朝朱氏皇族,有喜欢打仗的,有喜欢做木匠活的,有喜欢炼丹的,还真没有成名医的!

        朱见深却只是轻轻的说道,“叔叔,信不信我?”

        z景泰帝朱祁钰一楞,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信?

        怎么可能!

        他是皇帝,怎么可能信这么一个孩子,再说了,自己现在病重,如果他真的有些其他想法,那怎么办?

        要知道孙太后可还在这紫禁城里看着呢!

        不信?

        要真的是……万一……这孩子能救自己呢?

        要知道现在自己这种情况,这里面或许有御医不敢下药的缘故,也许有其他的原因,但是,他自己的感觉便是命不久矣。

        要是,这孩子真的能救自己呢?

        正如汪氏所说的,他只是个孩子,能有什么花心眼儿?

        这一刻,作为一个人,朱祁钰的求生欲又被身为一个皇帝的猜疑之心说压制。

        这天下难道真的就没有人盼着朕点好么?

        自己的肱骨大臣于谦,天天提心吊胆的总怕他造反。

        自己的结发之妻汪氏,却又因为跟自己反着来,被废。

        自己的哥哥,幽禁在南宫,看似寻欢作乐,可却没有死心还想着能拿回皇位……

        自己的儿子,他原本想立为太子,给他一份偌大的帝国,可是他却夭折了……

        果然,这皇帝是天底下最难做的位子,不愧是孤家寡人啊!

        “万岁爷,想什么呢?”

        汪氏这个时候却发挥了自己当年的英武决断,一挥手的说道,“如果深哥儿真的想要害你,难道还要自己下手?”

        “这孩子,我看着靠谱,我信他!”

        说完,她站起身来,来到朱见深的身边,站在他旁边,拉起的他的手,很是坚定的说道:“如果万岁爷觉得我们是来害你的,那我们现在就走,陛下就当今天没有见过我们!”

        景泰帝朱祁钰却是被汪氏的话所警醒——是啊!他还是个孩子,能有什么坏心眼儿啊!

        死马当成活马医呗!

        “夫人说什么呢,你怎么可能会来害我,朕信你,更信朕的侄子,深哥儿,你尽管说怎么治,朕这就叫兴安和王诚进来……”

        叫兴安和王诚进来?

        这还怎么玩?

        谁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亲爹有没有谋划复辟啊,这要真的是让人知道自己在其中竟然支持叔叔,那自己以后还怎么做人?

        子为父隐啊!

        再说了,就你这个紫禁城的人,谁还敢信?

        你门口站岗,为你保驾护航的最强军事力量武清侯石亨干了啥,你不知道,我可是一清二楚。

        你一心信任,位高权重,在紫禁城中横着走的大宦官曹吉祥以后干了啥,那更讽刺啊!

        更别说现在您身边这俩了。

        要知道,夺门之变后,复辟的明英宗可是干掉了信用的太监王诚、舒良、张永、王勤等人,却对兴安念其垂老,加以宽免,只是夺职养老。

        呵呵,这里面要是没有点猫腻,谁信?

        反正,朱见深是不相信的!

        但,死人应该是没问题。

        所以,朱见深急忙打断景泰帝朱祁钰的话,低声的说道:“叔叔能不能只让王诚来办这事……”

        汪氏有些诧异的看向朱见深,要知道,刚才在外面,对他态度异常不好的正是王诚,反倒是兴安对其还算是礼遇有加!

        这是——

        似乎想到了什么,汪氏看向了景泰帝朱祁钰,毕竟,对于皇帝的心腹,贴身大太监,即便是她,也不可能有什么发言权的。

        景泰帝朱祁钰却是眼角微微一跳,忽然就想起了一件事:眼前这个人畜无害的孩子,他的父亲可是自己的亲哥哥——先帝正统皇帝朱祁镇!

        想到这里,他很是干净利索的说道,“好,那就让王诚去办!”

        朱见深这才点点头,走到旁边外厅的书桌前,很是认真的写下:

        “沙参三钱、玉竹二钱、生甘草一钱、冬桑叶一钱五分)、麦冬三钱、生扁豆一钱五分、花粉一钱五分”

        “水五杯,煮取二杯,每日服二次”

        这就是《赤脚医生手册》上记载的沙参麦冬汤,乃是中医方剂名。出自《温病条辨》。为润燥剂。具有甘寒生津,清养肺胃之功效。主治燥伤肺胃或肺胃阴津不足,咽干口渴,或热,或干咳少痰。常被用于气管炎、肺结核、胸膜炎、慢性咽炎等。

        而《温病条辨》乃是清朝乾隆年间的名医吴瑭所著,所以,这个沙参麦冬汤在明初也算是首创了!

        轻轻的吹干上面的墨迹,朱见深很是满意自己这一手的蝇头小楷,要是放在后世,有这一手字,至少能进个书法协会,比起那些杂耍卖艺的书法协会副会长、秘书长什么的强多了!

        然后来到朱祁钰的面前,递给他,轻声的说道:“叔叔,我可不敢保证什么,但侄儿是真的想要你好……”

        话说的发自肺腑!

        毕竟,在后世的五有青年朱见深看来,朱祁钰这叔叔比朱祁镇这爸爸适合当皇帝多了!

        至少人家不割地不赔款不和亲,天子守国门啊!

        自己老爹呢?

        当了俘虏,还带蒙古人去喊门,这叫不割地?

        写信给孙太后,给自己的皇后甚至是朝堂上的衮衮诸公,要钱要粮食,这叫不赔款?

        无事人一样,勾搭了蒙古公主,还有了孩子,这叫不和亲?

        滑天下之大稽!

        大汉王朝的和亲也不过是把自家姑娘给人,你大萌王朝曾经给人家和亲了一个皇帝!

        朱祁钰只是看着这简简单单的药方,忽然之间又有些不敢相信!

        身为大明王朝的天子,从过完除夕春节,他就已经病重了,御医开的什么方子他没看过,那里面可是各种名贵珍稀药材应有尽有。

        眼前这个药方,也太简单了吧!

        “深哥儿,这……”

        面对朱祁钰的疑问,朱见深不能说这是经过了劳动人民认可的,你凭什么不认可?

        当然他是很清楚朱祁钰的疑问,毕竟,他也怀疑。

        这特么也太简单了啊!

        即便是医学科技发达的后世,这严重的肺炎,也是一个大病,每个几千钱你能看好?就光那些西药也得大好几百啊!

        可当年中国劳动人民就是靠着这个,走过了最艰难的岁月,谁敢说它无用,谁敢说它是封建迷信?

        这是救命良方啊!

        “叔叔,有时候,简单反倒是最有效的,这叫大道至简!”

        大道至简?

        至简你个大头鬼!

        景泰帝朱祁钰只能点点头,他能说什么啊,人家也是为了他好!

        “让那个贱人出来,本宫都没有去打扰万岁爷,她一个废后,有什么资格去打扰万岁爷养病……”

        一声比较尖利的声音传来,让汪氏和朱祁钰相互看了眼,脸色都暗了下去!

        整个紫禁城里,这么说话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朱见深名义上的婶婶,大明朝的皇后杭氏!

        汪氏的脸色变得铁青,甚至看都没有再看景泰帝朱祁钰,一把抓起朱见深的手,转身就往外走去。

        “别……咳咳……”

        景泰帝朱祁钰的反应没有丝毫让汪氏停留,反而更是大步的走出去,却带着朱见深如同柯基一样,费劲的乱蹬着小腿,勉强跟上汪氏的脚步。

        “……你……”

        似乎是没有料到汪氏竟然这么快就出来,杭氏竟然一时间有些语结。

        “你什么你,让路,老身要回冷宫了!怎么难道皇后娘娘也要陪着老身一起去冷宫?”

        汪氏的声音冷冷的说着,然后一伸手就把杭氏给拨一边去,却又被杭氏身后的几个宫女拦住!

        “怎么?皇后娘娘这是打算不放老身走了……”

        缓缓的转过身,冷冷的看向杭氏。要知道汪氏可是正儿八经的上过战场的,登上北京城的城墙,直面侵袭而来的蒙古铁骑,更是带人深入到伤兵之中救治,见过血,更是见过死人。

        杭氏就感觉身体一寒,竟然不自觉的退后一步!

        似乎是觉得自己竟然被眼前这个贱人给吓到了,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杭氏热血冲头的大声喊道,“来人呢,给本宫把这个贱人拖出去杖毙,还有这个小畜生,一并杖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