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土法造大明在线阅读 - 第5章 皇帝也是人……

第5章 皇帝也是人……

        汪氏不大,景泰帝其实也不大!

        二十九岁的年纪放在后世,这还是妥妥的小鲜肉年纪,可实际上,朱见深偷偷的看了一眼这位亲叔叔,嗯,有点老。

        比他爹——现在的太上皇帝,原来的明英宗朱祁镇还要显老。

        要知道朱祁镇可是他哥哥啊,虽然朱祁镇这个时候年龄也不大,通才三十岁的样子,可人家心大,活的虽然不潇洒但绝对算得上养尊处优,所以,年轻点,有什么问题么?

        只不过,这不是一个老大帝国曾经的皇帝该有的状态而已。

        眼前这个二十九岁的景泰帝却两鬓斑白颇有几分未老先衰的感觉,更是因为病重,那重重的喘息声,带着沙哑撕裂感觉的咳嗽声音都让朱见深感觉到棘手。

        要知道现在的中医可不是后世被万般阉割以及摧残压制之后的中医。

        一个以遗留在海外中医的“汉方”能成功独立于世界医学界的东瀛医学界就是最重要的证明。

        那不过是他们在清末以后开始搜刮中国的中医药方的基础上建立起来。

        那么现在,在没经历过明末的流民运动以及清军入关的大明王朝皇家御医是个什么水平?

        想想李时珍就明白了!

        所以,这个时候朱见深无奈之下只能在脑海里开始快速的翻起《赤脚医生手册》,寄希望能有什么办法能拯救眼前的亲叔叔,大明王朝的皇帝,一个被忽略的明君。

        只是朱见深却没有看到,在这大明王朝的权力中枢,京城紫禁城的皇帝寝宫内,一对怨男怨女开始上演了一出大戏——

        “你都快要死了,我还有什么不能来看看你的?别扭了一辈子,难道你打算连最后一面也不让我看一眼?”汪氏只是低声的说道。

        刚才的“老身”变成了“我”,刚才的威武霸气变得万转千回,就连手都不由自主的放开……

        可松开了朱见深的小手,汪氏却又不知道该做是什么,只能如同一个害羞的少女一般,揪结这自己的衣角。

        一辈子?

        两个不满三十岁的青年夫妇再说什么一辈子?

        这是多么荒唐的事情。

        可这却由不得汪氏来感慨,景泰帝朱祁钰挣扎了半天,还是没有半躺11起来,只是无奈的放弃了努力,望着自己的发妻,许久之后才忽然问道:“你,你恨朕么?”

        汪氏只是低着头,低声的说道,“你都自称朕了,就算是我恨你又能如何?”

        “呵呵……咳咳……”

        景泰帝朱祁钰却是苦笑着说道:“朕就算是皇帝,说起来是天子,可终究还是个人,这天下,我坐得,为什么我儿子坐不得?”

        汪氏却摇了摇头,轻声的说道,“都现在了,我不跟你争……”

        “争?”

        朱祁钰脸色一变,想要说什么,却是又剧烈的咳嗽起来。

        汪氏急忙上前,抱住景泰帝朱祁钰,帮他半躺在龙榻上,然后轻轻的抚顺着朱祁钰的后背,直到他大口大口的喘息,却又压制咳嗽,然后通红的脸色才慢慢的消去。

        “这八年,我战战兢兢,勤政爱民,哪一点比他朱祁镇不如?”

        “他朱祁镇的名声还不是诚孝昭皇后和三杨捧出来的,我呢?我朱祁钰走到今天,那一天不如他,你说!?”

        “难道你也这么觉得么?”

        汪氏听到这里,默然不语却又泪流满面。

        抬起头,望着自己这个丈夫,这个当年迎娶她入门的郕王殿下,儒雅有度,潇洒翩翩。

        可现如今,却如同是老朽一般的模样,莫名的有些心疼。

        轻轻的抚摸着朱祁钰的脑袋——也只有她才敢这么来!就算是换成朱祁钰宠爱有加、现如今的皇后杭氏,也不敢如此。

        结发夫妻,仅此而已。

        就算是床头打死打活,到了天亮,也一样该给老人孩子做饭的做饭,该去下地干活的干活。

        或许他们没有爱情,甚至都没有恋爱过,但这就是他们的婚姻。

        他们一辈子为之相互依靠的存在。

        “不是的,殿下,不是的!”

        汪氏有些哭腔的说着,低声喃喃自语的说道,“你知道的,我从来都没有那么想过,当年和你一起走上北京城的城墙,那个时候,我就告诉过你,你是我心中的大英雄,比太祖太宗都要伟大的英雄……”

        景泰帝这个时候似乎是想起了当年的事情,没有再说话,只是低声的喘息着,发出犹如破风箱一般的声音。

        那是他一生之中的高光时刻。

        那也是他们夫妻最为难忘的时光,过了今天没有明天……

        就像是现在!

        “我可能不行了……”

        景泰帝朱祁钰想要交代一下后世,却被汪氏直接捂住嘴,哽咽着说道,“你瞎说什么胡话,你是皇帝,你是天子,你是天命所在的万岁爷,戏文里不是说了么你万岁万岁万万岁呢,你怎么能这般瞎说……”

        “呵呵,你都说了,那是戏文里的事情,哪里能当真啊!咳咳……咳咳……”

        景泰帝朱祁钰咳嗽的说道,一时间也没有再说什么生是死的,但脸色却又无疑精神了许多。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旁边还有一个孩子。

        一个目中无神,眼光游离的孩子。

        这是——

        那,那刚才……

        朕是皇帝,是天子,是万岁爷啊!

        这可怎么办?

        谁能告诉朕,怎么才能堵住这个孩子的嘴。

        “这是——”

        感觉出景泰帝朱祁钰的动作,汪氏急忙直起腰,坐好之后才转头看了一眼朱见深,也是有些害羞,脸色羞红的低下头,这才说道,“万岁爷,这是深哥儿啊……”

        “嗯……咳咳,咳咳……”

        脸色一肃,正要说什么的景泰帝朱祁钰却是又猛烈的咳嗽起来,让汪氏急忙给他抚顺着后背。

        朱祁钰却在脑中迅速的盘算——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汪氏真的要介入到朕的立储之事中?难道她刚才的话都是假的,它2其实知道朕活不久了,所以带来跟她关系好的深哥儿,让朕重立朱见深为太子?

        那要这么看的话,那朕还真的要小心了!

        这朱见深,朕废过他几次了?又被迫立过他几次太子?

        这种关系,朕岂能立他?

        再说了,他可是我哥哥的儿子,谁知道朕死之后他如何对待朕?

        要这么看来——

        朕让襄王世子进京,倒是走对了?

        “深哥儿听说有人要附议重立他为太子,害怕了,所以求到我的头上,来跟你解释一下……”

        汪氏似乎没有觉察出来景泰帝朱祁钰的神色有些变化,轻声的解释道。

        “来,深哥儿……”

        汪氏叫过朱见深,很是有几分慈祥的继续说道,“你看,把这孩子给吓得,生怕被那些文官们给坑了,被你迁怒!”

        呵呵,害怕?

        这个时候不应该是越是害怕越是老实?

        你老老实实的呆在南宫,比什么都强。

        再说了,就算是你是个孩子,没什么坏心思,那你的父亲呢?

        我那好哥哥的心思,朕岂能不知?

        “深哥儿,你来上前,让朕好好的看看你啊……”景泰帝朱祁钰虚弱的一伸手召唤朱见深上前,看着已经回过神的朱见深,这才虚假的说道:“咱爷俩都多久没见了?这一眨眼都变成大孩子了,朕那皇兄可还好?”

        朱见深却看到了景泰帝朱祁钰那不一样的神情,这一会,连咳嗽都没了,却在急促的喘息着。

        人在什么情况下才会压制自己的咳嗽呢?

        后世的人都知道,咳嗽大多数时候其实是心理神经上的,当你注意力被转移,或者说是专注别的事情,那么咳嗽在理论上是不会出现的!

        那么——

        他的皇帝属性回来了?

        这也太快了吧!

        刚才还跟我婶婶一起演绎苦命鸳鸯呢……

        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太善变了!

        朱见深恭恭敬敬的说道,“叔叔,您是不是长时间的低烧……”

        “呃,就是稍微有些发烧,却又不高,侧卧的时候必然全身都会出汗导致湿透,而且想要睡觉,却只能半躺着才能睡觉,腰酸背痛,肺部疼痛,就像一个小龙卷风在肺里面,不时倒腾抽搐一下……”

        “嗯,还有就是咳嗽的厉害,有痰,胸部发闷,喘不过气来……”

        朱见深低声的按照自己在《赤脚医生手册》中看到的内容,结合景泰帝朱祁钰的情况,低声的说道。

        要知道,这可是机密,一如后世长者的身体健康,或者懂王的治疗方案!

        毕竟,管中窥豹!

        景泰帝朱祁钰的心里开始弥散这一股子杀机!眼睛冷冷的看着朱见深没有说话。

        这孩子,留不得了!

        那我哥呢?

        难道也……

        汪氏的脸色却是变化的更加距离,急忙从龙榻上起身,下来来到朱见深的面前,一把把他提起来,急忙问道,“深哥儿,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有办法……”

        说到这里,她才回过头,看向景泰帝朱祁钰,脸色带着狂喜的问道,“深哥儿说的都是真的么?你赶紧说啊,深哥儿这孩子我看着长大的,是个好孩子,他说不定真的有办法呢……”

        嗯?

        他真有办法?

        那朕岂不是有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