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土法造大明在线阅读 - 第2章 不对劲!

第2章 不对劲!

        “大姐,大姐——”

        “小郎?小郎,怎么了……”

        听到朱见深的叫声,万贞儿以为出什么事情了,急急忙忙的跑进来,在进门的时候,甚至都没有顾及礼仪,直接就是一跳,如同跨栏一样跑了进来,尽显她这个年纪应该有的青春靓丽与美丽的身段。更甚至于她都没注意,把他们私底下亲密的称呼都叫了出来。

        望着那个笑盈盈的少年,万贞儿的心头一松,原本想要抱怨,却又说不出什么狠话,只是微微喘息着,没好气的说道:“深哥儿,你吓死我了……”

        “呵呵。”

        朱见深一笑,有些尴尬,毕竟,前世可没遇到这种把你当成一切的女子。

        “大姐,你去叫人准备一下车马,我想进宫一趟!”

        万贞儿一楞,有些意外的一楞,随即有些犹豫的问道,“这样好么?这个时候咱们入宫,怕不是要……”

        万贞儿虽然这几年一直都跟着朱见深生活在与世隔绝的南宫,可人家当年好歹也是孙太后的贴身宫女,后来也是因为土木堡之变,孙太后为了保住明英宗这一脉的正统地位,千方百计把只有两三岁的朱见深立为太子!万贞儿也就是这个时候被孙太后派去伺候朱见深的。

        就这样的一个女子,对于宫内的好多规矩,认知可比咱们这位穿越的深深,深多了!

        真正的打算当然不能告诉她,朱见深只是轻轻的一笑,缓缓的说道:“大姐想什么呢?我只是想去看看婶婶,当初婶婶为了我丢了后位,现在叔叔病重,我只是想去安慰一下婶婶而已……”

        你要是这么说的话,我就信了!

        合情合理。

        或许在历史上,南宫的“安防”很严格,不下于紫禁城。可现在朱见深毕竟不是历史上那个朱见深,而现在的形势也不是景泰帝刚刚登基的时候,所以现在嘛——

        虽然还算严,但也是该严的严,对于不该严的,比如现在的朱见深——他还是个孩子,能有什么坏心眼儿?

        再说了,现在的形势有点迷,当今景泰帝的太子已经死了好几年了,现在朝堂上的衮衮诸公可都在吵吵嚷嚷的复立人家当太子呢!

        万一,这没啥坏心眼儿的孩子真再……再一次当了太子呢?

        于是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南宫禁卫面前,这辆打着探亲的沂王马车晃晃悠悠的驶向巍峨的紫禁城……

        这一切,病重的景泰帝不知道!

        这一切,容养的明英宗不知道!

        这一刻,大明朝的文官们还在琢磨——复立沂王?还是重立襄王之子?

        这是一个大问题啊,大家都默默开始站队,就像是紫禁城门口的两队禁卫,泾渭分明的站在两侧!

        望着幽幽的紫禁城,朱见深也在琢磨——这紫禁城啊,怎么进呢?

        进都进不去的话,还怎么拯救景泰帝,改变历史,让大明朝这辆战车不在世界的高速爆发阶段掉队?

        至于说到孝道——

        他,朱见深,三岁的时候穿越至此,那个时候他爹可当着人家蒙古的俘虏呢。

        就这还勾搭了蒙古的公主,在然后就成了叩门天子。

        自己提心吊胆的活了几年,要不是那个便宜叔叔心胸还算是宽广,他估计早就被拉清单了。

        父慈子孝?

        不存在!

        无论是亲爹,还是亲叔,对于他来说,都一样没有多少感情。如果非要说亲近疏离的话,当叔叔的景泰帝反到比当亲爹的明英宗更加让他觉得容易接受!

        毕竟,虽然咱有时候坐的歪,可三观正啊!

        所以——

        这景泰帝朱祁钰他救定了!

        “去,给他们说一声,孤王要进宫!”

        轻轻的掀开车帘子,朱见深对着跟随他们的南宫守卫说道。

        南宫守卫仅仅只是撇撇嘴,还是很从心的上前去沟通。

        成与不成,能不能进,跟他区区一个大头兵有什么关系?

        这紫禁城,人家沂王来的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无论是去看前皇后汪氏,还是去看孙太皇后,毕竟都是一家人,一个小娃娃,还能真断了联系?

        “啪啪……”

        两巴掌就把这个大头兵给打醒了!

        “滚,没看到宫城戒备啊,任何人不得进出宫城,老子身为大明禁卫军,管他什么沂王不沂王的?你特么当我们十团营是你们三大营的废物啊!”

        那将领竟然直接就骂道,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虽然十团营脱胎于京师三大营,并且还亲切的称之为老营,但毕竟现在的十团营才是禁卫军。而曾经整个大明为之倚重的三大营土木堡覆灭之后,剩余的又被选拔进十团营,终究有些忠于明英宗的兵卒还是选择了守卫南宫。

        十团营看不起三大营,这很正常,可打狗还得看主人呢!

        那将领的声音不大,却也足够后面马车里的朱见深听到,这就让朱见深觉得有点意思了——

        景泰帝病重,紫禁城加强戒备这很正常,可是对方这肆无忌惮的性格却让朱见深有些意外。

        他之所以敢这个时候进宫,也无非就是想乘着各方势力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各自忌惮的时候,以自己年幼小孩的身份把事情办成,可现在看来,似乎,有人出手了!

        大家都是聪明人,不可能没有人看出来,这景泰帝病重产生了巨大的变数!

        可真要说这般果断出手参与这件事,这人的身份可就不一般了!毕竟能知道景泰帝病重,而且很重,还能对禁卫、十团营产生一定的影响,这人是石亨还是曹吉祥?

        朱见深挑开帘子,轻盈的跳下马上,缓缓的来到那个将领面前,仰起头,看着这个粗壮的男人,露出了人畜无害的笑脸:“不知将军如何称呼啊?”

        那将领未曾施礼,只是一脸的讥讽说道:“末将十团营都指挥佥事曹斌,沂王殿下还请速回南宫,这里是紫禁城,现在这个时候,您应该避嫌……”

        避嫌?

        再避嫌老子就成太子了!

        朱见深心中腹诽了一下,然后微微一笑:最不怕的就是这种有名有姓的!

        原来是曹吉祥那个大太监的侄子啊!

        他还曾想着能不能遇到或者等到石亨、曹吉祥或者是刘永诚都可以,毕竟现在这个时候,身为大明禁卫军——十团营的三位实际负责人,当然要担负起紫禁城军事力量的职责。

        虽然事实上他们似乎渎职了……

        渎了景泰帝的职,尽了正统帝的忠。

        朱见深望着眼前这个守将,只是轻轻的一笑,缓缓的说道,“你最好还是问问你叔父曹公公……”

        曹斌一楞!

        眼前这个小孩子似乎有点嚣张啊,你一个太上皇帝的儿子,被废了太子,幽禁在南宫的熊孩子,你有啥资格……

        换个说法——你亲叔叔皇帝病重,你一个太上皇帝的儿子,当了好几次的太子,现在又多少人复议册封你为太子,这个时候,你来皇宫……

        呵呵,你想干啥?你心里没点数?

        尽管他曹斌是一个粗鄙的武将,没啥文化,还有一个当太监的叔父,但他是一个好人……呃,但他知道——你朱见深这个时候来紫禁城,这,很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