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关山重重在线阅读 - 第919章 新消息

第919章 新消息

        “二叔啊,那里冒烟是咋回事?先头我以为日本人进村了,急急忙忙赶过来呢。”村子里有一个年轻人正在问一个中年人。

        “那是国军在点火烤衣服。”那个中年人回答。

        “国军烤衣服?”那个年轻人就是一愣。

        “他们下雨挨浇了。”中年人再次回答。

        “不是前天下的雨吗?”那年轻人诧异的问。

        “前天下的雨,就这天气那棉衣还能说干就干啊?”那中年人反问。

        “那咋不让他们到村子里来烤火呢?”年轻人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样子。

        “你这孩子咋这么多问题?你二爷爷不让!”那中年人已是有点被他的这个大侄子给问烦了。

        他这个侄子小名叫木根,前几年就去ly城里的一家店铺当学徒了,可今天却出现在了他们这个村子里。

        要知道,他们这个叫许家沟的村子和那ly城可是隔着六七十里地呢。

        “二爷爷不让他们就不进村?”那年轻人却是更觉得奇怪了。

        国军那就是当兵的,那老百姓说不让当兵的进村子,那当兵的就老老实实的不进村子?就是时下的军队,新鲜!至少木根是头一回听说有这事。

        至于他那个二爷爷那就是他们许家沟村的话事人,换成南方的说法,那就是族长,只因为许家沟村的人至少男人都姓许,那就是他们这支姓许的家族的生存之地。

        “啊,你二爷爷不让他们进他们就没进啊。”他那个二叔就回答。

        木根他二叔也觉得奇怪呢,他也觉得那伙当兵的太好说话了。

        “二爷爷糊涂啊,二叔我过去看看!”那木根便道。

        “哎呀,你看什么看,和当兵的打什么交道?”他二叔不满的说道。

        “ly城里咱们国军和日本军队都打起来了,谁是自己伙的人还不知道啊!

        二爷爷不让人家进来人家就不进来,那至少说明人家这支国军人不错,否则的话,人家端着枪就往村里闯,咱们老百姓能挡住咋的?”那木根反驳道。

        木根的二叔平时也是老实人一个,在见识上和他这个已经在城里生活了三四年的木根比起来,那见识自然是不值一提的。

        所以那木根也不再理会他二叔,真就一个人往那青烟升起的地方去了。

        “哎,木根,你刚回来还没进家呢!”他二叔忙嚷道。

        “一会儿我就回去。”那木根头也不回的答道。

        “哎,这孩子咋这么不听话呢!”他那没有见识的二叔也只能一跺脚,可是那木根却哪管他而是直接奔那村外数道青烟升起的地方去了。

        而此时,就在村外的空地上,真的就点起了好些个火堆。

        火堆间的空隙处,步枪被架在了一起,不过每个火堆旁真的就有那高矮胖瘦不等的士兵真的在烤衣服。

        那火把那本就潮湿的衣服烤出什么样的气味就不说了,反正当兵打仗之人那衣服上不可能烤出贵族小姐的香汗味就是了。

        只是看起来滑稽的是,那些士兵要么赤裸着上身,要么有的下身只穿着大裤衩子,穿内裤的都少!

        虽然前天下雨了,下雨证明了气温至少在零摄度以上吧,可是那天气却依旧是凉的。

        虽然说是要把那潮湿的棉衣烤干,可是谁也不会把自己全脱光的那总是要穿上一件吧,所以就变成了现在的情形。

        不过要说下半身一点没穿的那也不是一个都没有。

        时下中国军队的军需补给也就是那么回事,更何况他们也只是一支杂牌军呢。

        士兵们此时已经暂时忘了他们新选出来的那个东北佬的头儿坚决不让他们进村的不快,却是正戏谑着那几个连大裤衩子都没穿的家伙。

        “烤了,烤了!老子正饿着呢,咱们烤鸟吃啊!”有士兵大笑道。

        “快拉倒吧,别说你把鸟烤了吃了,你要是能把它烤秃噜了毛了,我就服你!”有同伴同样在大笑。

        “那**玩意有啥吃的,臊的烘的!”又有士兵大笑。

        “小二啊,快告诉你二大爷,你那鸟是干啥用的?”有年长的士兵同样在逗一个光着下体嘻皮笑脸的士兵。

        “报告长官,打种!”那士兵响亮的回答。

        “哄”的一声,人群里当时就笑翻了天。

        而那个士兵便也跟着笑,他对同伴们的戏谑根本就不当回事。

        他心理素质好着呢,用刚才他的话讲,大家都他娘的是老爷们,让他们看看又能咋滴,自己也不吃亏。

        他还真就不信了,那些家伙最后就不烤他们自己个儿的裤衩子!

        有啥啊,都是男人,不就是光屁股嘛,那上澡堂子哪个不是光着的?

        士兵们依旧在烤着火打着嘴仗,而此时那个被他们选作头儿的东北佬商震却是穿着棉衣在外面端着枪当岗哨呢。

        安置伤员本就是一件繁琐的事情,要找到合适的村子,要给伤员做思想工作,那都是需要时间的,等商震把这件事做妥那已经过去一天了。

        本来商震也是希望带着士兵们找到合适的地方烤烤火略略休整一下的,奈何就郝瞎子连的这些老兵实在是不争气。

        他们也只是在那个村子里刚吃了地瓜大葱混了个八分饱后,就有士兵把村民给骂了,还打了人家一撇子。

        虽然说商震暂时被那老兵选成头儿了,可是他也知道自己和很多老兵还没有同舟共济过,如果自己处罚的太严,就凭那些老兵的德性直接就能把自己给罢免了!

        而要说这山东老乡对他们这样的抗日队伍还真不错,至少商震从九一八到现在,这是他所遇到了的对抗日队伍最热情的老乡了。

        两相权衡之下,商震便也只能不让队伍进村子了。

        既然大家需要用火烤干衣服,那就会冒烟,虽然他自忖这里离那主要交通线很远了,可谁又敢保证日军不会看到那升上天空的青烟过来呢。

        他现在穿的是百姓的衣服,穿上时那已经不下雨了,所以这放哨那也就是他、卢一飞、李清风和大老笨这几个穿干棉衣的人了。

        商震并不理会那些士兵的哄笑而是背对着他们,放哨嘛,自然不会看自己人的,而他心里想着的则是自己那帮子兄弟现在在哪里。

        不会自己这回和他们分开之后就再也不能碰到一起了吧?算了,想这么多又有啥用?别说能不能和他们碰到了起,自己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和小稚那丫头再在一起呢。

        商震也只是想了想便把这个问题放下了,这时代人活着才是最重要的,说不定什么时候打鬼子就死了,想未来没有现实意义嘛!

        就在商震习惯性的开慰自己的时候,他忽然听到后面有人喊道:“东北佬长官,你快回来,咱们有新情报了!”

        商震回头,见一个老兵光着个膀子正带着一个年轻人往自己这里跑来。

        至少现在他不知道,那个年轻人叫木根,是从ly城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