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成了王爷在线阅读 - 第462章 遥遥领先

第462章 遥遥领先

        罗浮洞天内,姜异自己查看了下这具身体,真的是一模一样,甚至各种表情做起来也都一样。

        虽然只有一个意识,但却可以同时操作两具身体,一点也不受影响。

        姜异看了看周围,,    除了眼前一座一眼望不尽头的黑色阶梯外,什么都没有,甚至都没有其他颜色,白茫茫一片。

        当然,也只有他一个活的生命,并没有见到其他洞天印持有者。

        姜异第一个想法便是不能暴露自己的真正身份,根据祝无颜所说,莽荒大陆除了那两名灵族,没人知道罗浮洞天的事。

        即使有知道的也都死绝了。

        而那两名荒外灵族,也不知道姜异身上有一枚罗浮洞天印,至于荒外世界的荒外异族,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所以姜异首先要做的就是隐藏好自己的身份,尤其不能在荒外异族面前显露真容。

        他可不想因为罗浮洞天的原因,让莽荒大陆成为所有荒外异族的靶子。怀璧其罪,这可不是寻常的洞天福地,直接关系到莽荒大陆的气运归属。

        但姜异马上脸色一变,低头看着手中的储物戒指,又尝试了几次,毫无反应。

        竟然打不开!

        “怎么会这样?”姜异有些慌神。

        原本按照他的设计,进来之后用易容面具改变人类的面貌,这样即使与其它洞天印持有者相遇,对方也不会知道自己人类的身份。

        可现在……一切都落空了,他根本就打不开储物戒指,自然也就拿不出里面的易容面具。

        “难道因为被本体祭炼过,所以分身打不开?”

        “按理说应该能公用才是啊。”

        不过想到这个可能,姜异舒了一口气,    只要重新祭炼一遍即可。

        但马上他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其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自己现在是個没有任何修为的普通人。

        这才是他打不开储物戒指的根本原因!

        姜异脸色变得很难看,适应了修行者的身份,猛然变成普通人,让其很不适应。

        最重要的是没有修为,怎么去争夺气运果实?难道像普通人那样打一场群架?

        发现这个问题后,姜异第一个想法便是重新修炼武道入门,这种没有丝毫自保能力的感觉让其有一种朝不保夕的恐慌。

        但他发现自己错的很离谱,再次高看了这具分身。

        因为硬生生被一分为二,这具分身气血严重亏损,极度虚弱,根本就不适合修炼。

        抬头看了看一望无际的阶梯,姜异知道自己现在只有一条路可走,那便是得到气运果实。

        不然其这辈子怕是与修行巅峰绝缘了,哪怕有什么天材地宝,也很难恢复本体正常状态。

        深吸一口气,姜异登上了白色阶梯。

        他这才知道自己身体到底虚弱到了什么程度,但真实三步一喘,才走出十几步,已经到了不得不手脚并用的程度。

        气喘吁吁,    满身大汗,一阵阵恶心,姜异艰难地趴着。

        至于其他竞争者在哪,姜异已经没有心思关心了,其现在要做的就是使劲往上爬。

        在姜异离开原地大概一炷香的功夫后,接二连三的出现了几道身影。

        几道身影一出现,看到身边的竞争者后,第一个反应就是突下杀手,但刚抬起手就面色一变。

        就这身体状态,怎么杀人?甚至连打架都费劲,一时间几人都消停下来。

        “嗯?怎么才咱们八个,不应该九个吗?”一名人面坚鼻呲牙的荒外异族疑惑道。

        其他荒外异族这才发现真的少了一个,按照定数应该是九个才对。

        “呵呵,已经被捷足先登了。”

        一名长着一对尖耳朵,外貌跟人类差不多的荒外女性异族开口道,说完也不给其他异族修行者反应时间,迈步登上了白色阶梯。

        嗯?其他荒外异族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好一会儿才发觉白色阶梯的高出有一个小黑点,正在缓缓向上移动着。

        “真被人领先了!”

        剩下的七名异族修行者这才慌张的向白色阶梯赶去,有心急的直接跑了起来,接着就“噗通”一声摔倒在地,好一会儿才爬了起来。

        其他竞争者这时候已经纷纷登上了白色阶梯。

        而后便是咒骂声起伏,一开始得到身外化身的惊天喜悦没了,反而开始惶恐不安。

        因为他们都知道,一旦争夺气运果实失败,以后的修行之途基本就毁了。

        几名异族修行者不约而同的抬头看向那个小黑点,落后这么多,要追上只怕……

        唯有那名一对尖耳朵的异族女子,默默低头向上爬着……

        寒山城下的这场大会战,吸引了莽荒大陆所有势力的目光。

        所有人都明白,这一战干系重大,是毅王府鼎定西疆的一战,说是关系到毅王府的生死存亡也不为过。

        赢了,毅王府彻底鼎定西疆,基本上等于彻底解除了北方来自犬食皇朝的这个最后一个威胁。

        寒山城、寒山关在手,进可攻退可守,与犬食皇朝攻守易位,甚至形成战略态势压制。

        在这种态势压制下,犬食皇朝在冰寒之地的统治将受到巨大威胁。

        败了,毅王府近百万大军灰飞烟灭,而没了这百万大军的震慑,毅王府在西疆的统治也将被动摇。

        甚至已经稳固下来的娘子关、黑水关也会再生变故,很有可能被百越皇朝、西蕃皇朝反扑。

        对于寒山城这场大战,忧虑者有之,诅咒者有之,幸灾乐祸者有之。

        尤其以大理皇后叶昕嵋为首的一些世俗、世外势力,暗中幸灾乐祸,因为他们并不看好毅王府。

        根据他们得到的可靠消息,一向神秘莫测的边陲世外宗门将在这一站中出手,毅王府想取得最后胜利根本不可能。

        “哼,不自量力!”叶昕嵋在枢琉宫内看着魔域关的方向,尽是仇恨。

        她已经做好了坐收渔翁之利的准备,只要毅王府败于寒山城下,聚集在虎门关一线的大军将直扑东魔域关。

        其唯一忌惮的便是大离皇主姜镇意的态度,但从现在的情形看,应该是默认了。

        至于翊亲王姜莫、姜海、宁东来等于姜异关系亲近的,则是忧心忡忡,尤其在虎门关一线枕戈待旦的大军,让他们心惊肉跳。

        不过也有人感觉整个莽荒大陆这段时间的气氛有些诡异,太平静了,风平浪静的让人感觉到一股莫名压抑

        总感觉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会发生什么事呢?